神在左,你在右。

【杰佣】Satisfied 满足 (糖)

简介:大概就是杰佣的治愈系退伍生活,私设二战后。

全糖!全糖!全糖!重要事情说三遍!

最后,我不拥有他们。祝大家吃糖开心!


以下正文:



1947年,伦敦郊外的庄园,不过是一处遗世之地。


第一缕晨曦的光线从厚重的窗帘中溜进房间时,窗棂上爬满的野蔷薇终于开始凋谢:那些残存的芬芳如同挥之不去的幽灵般游荡在窗外的迷雾里,在湿冷的空气中勾勒出脆弱的美感。伦敦的秋天总是漫长而琐碎,被未了结的情事所纠缠,仿佛时间女神的缓刑。


时常有唱诗班的声音从并不遥远的修道院处传来,为庄园中两个支离破碎的主人缝补他们伤痕累累的灵魂。那些轻柔而神圣的旋律,哼吟着赎罪般的字句,在沉重的历史里造就一个真假难辨的伊甸园。


在传说和雾气永不退散的这片土地上度过后半生,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就在杰克签下合约的那一瞬间,轻灵的歌声又隐约传来,像是呼唤,更是邀请。


袭来的寒意令他睁开了眼,映入视线的是怀里对方那宁静的睡颜:柔软的几缕棕发顺从地搭在额前,微颤的睫毛下有一双好看的眼眸,有些削瘦的颧骨将五官勾勒地精确而立体,睡梦中温热的呼吸轻轻地洒在杰克的胸膛。


他下意识地搂了搂身材比自己娇小的爱人,指尖却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那些后背上的伤疤——曾经因战争的亲吻而留下的深浅不一的伤口,都在悉心照顾下一点点恢复。与其说是心疼,充斥在意识中的情绪更多的是麻木。


不断循环往复的流血和死亡令人麻木,令人迟钝,令人忘了如何去爱。


如果一个人的生活乏味到了极点,那么小说般的戏剧性转机在任何时刻都有可能降临。如同空袭,令人措手不及,倘若死里逃生,一定不负此生。


然后他们在交火中相遇。


杰克为对方掖了掖被角,正欲起身去拉上那透光的窗帘,却被对方喃呢般的挽留所折服。初秋的寒凉渗进了装潢精致的复古庄园,连蔷薇丛中的夜莺也轻声唏嘘,扑棱着翅消失在雾气中。


“嗨。” 奈布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缺水的沙哑,令杰克想起了那些穷尽一生飞翔而少有停歇的候鸟。奔波是为了生活,但现在他已经有了家——于是再也没有疲惫能左右人生。那双湖蓝色的双眸在挣扎了几秒后还是缓缓睁开,凝视着将自己搂在怀中的对方:尚未梳理的黑发带着一丝晨起的倦意,却颇有一丝与杰克般配的慵懒气息。


“你醒了,” 杰克给了对方一个温柔的早安吻,“我在这。”


而伦敦的秋意渐深,冬日也会不请自来——而春天也终将如约而至。


直到很多年后有人问起这个故事,哪怕它只剩下开头和结尾。


“我透过狙击镜,对他一见钟情。”


“从那以后的每一个清晨,我从未缺席过他的人生。”


他总是笑着说:“我很满足。”




END

评论(5)
热度(100)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