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如果法扎有死神

简介:一个miflo戒断期关于死神姐姐的脑洞,HE。


我曾经拥有过很多个名字,但最为人熟知的还是“时间”与“死神”。


无数人诅咒我的存在,殊不知他们的命运从来都不由我掌控。在永恒里,我守着一片虚空:那里有彼此往来却不尽相同的灵魂——色彩斑斓或是黯淡无光,都保留了他们最真实的模样。


往下看,那是他们回不去的人间。


最有趣的两个灵魂,无疑是莫扎特和萨列里:他们走向我,拥抱我,然后同我擦肩而过,往相反的方向离开——拥抱死亡,超越永恒。


莫扎特伫立在那里,一身花纹复杂的紫色,那闪耀炫目的礼服令人质疑他是否去摘取了宇宙中所有的星星;领口散落出来的白色蕾丝,如同美泉宫的花园里倾泻而出的山茶花。他的发丝间藏匿的金色,像极了凛冬中那缕苍白的日光,在复杂的人性战争中勾勒出脆弱的希望。


他挥舞起指挥棒,动作轻巧,犹如把玩一只极轻的羽毛笔:莫扎特不是什么令万千少女倾倒的王子,而是自称国王。在梦想乌托邦的国度里:只有一个年轻的灵魂,燃烧尽自己拥有的一切。他施展着古老的魔法—或许是音乐女神的赐福—让所有玫瑰起死回生,连窗棂上的夜莺也能唱出千百种人生。


而萨列里不同——他站在遥远的另一边,忧郁的棕色双眸中写满了故事,无人能够窥探那些落幕后的结局。他偶尔会皱起眉头,视线却忍不住地往手中那些字迹潦草的乐谱飘去——没有人知晓为何到了这里他还会带着这些泛黄的起皱纸张。


他将音乐视为崇高的追求,却困于一成不变的世俗枷锁。没有人知晓当莫扎特塞给他那些华丽的乐时,他的眼中又写下了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些美好而痛苦的旋律里,他看见了生死——在午夜含苞欲放的玫瑰中诞生,在一缕晨曦涌现的黎明中死去。


我不知道他们谁先看到了谁:只见莫扎特冲萨列里微笑,向他招手,然后深鞠躬行礼。萨列里愣住了——对方望过来的视线,仿佛突如其来的闪电击中茫茫大海,令他措手不及。


最终他却朝莫扎特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们终会相见。”






END


评论
热度(35)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