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AOS】【SK/镜像KS】Salvation 1

剧情简介:

Jim在执行一次拦截任务中失败,被迫以自杀式的袭击方式撞击了Nero货船的武器引擎,拯救了企业号的全体船员。任务结束后,失去链接伴侣的Spock决定辞职,然而冥冥之中的暗示引领着Spock去寻找事件的真相:James. T. Kirk没有死?


————————————————————————


  Black Eye Galaxy,Messier 64


  宇宙坐标:23-29-7-14


“Uhura, 开启全舰的通讯系统。让我们来看看这片黑暗中到底藏着什么” Jim盯着面前硕大的落地窗上映射出的黑暗星系,不安地蹭了蹭中规中矩守在一旁的大副的指尖,Spock只是用安抚而宠溺的眼神望回他的T’hy’la,露出了一个完整的微笑,那是整个舰桥里只有Jim才能察觉到的温柔。


————————————————————————

  他们在两个月前正式链接了,却没有向星际舰队透露只言片语。甚至连舰桥上的主要人员,也只有Uhura和Bones知晓此事,但他们都能在外人的流言蜚语的猛攻询问下保持一个星舰人员的最基本职业素养:不向外人透露任何有关上级的私人信息。Bones更是忘不了那一刻——在那个Jim明明很难得没有喝地酩酊大醉的深夜却依旧面红耳赤地闯进他的实验室,满满的粉红少女心都快溢出他那双蒙着水汽的湛蓝双瞳:


“Bones, Spock向我求婚了。” Jim几乎是发出了一声初恋少女才会有的,享受般的轻声呻吟。


“什么?你说那个逻辑至上毫无情感可言的绿血哥布林?!” Bones的眉毛异常合时宜地皱到了一起,他又摆出了当年在星际学院时惯有的万般嫌弃的表情,接着他又开始摆弄手中的实验样品:“所以呢,我郑重声明:Jim,你别指望在你被他那三倍瓦肯力上了之后再跑来我这里哭着喊妈妈。我什么都不会给你,除了无针注射。”


“Bones, Spock不会伤害我的。” Jim有些乏味地挑了挑眉,慵懒地倚靠在实验室的白色玻璃门槛上,把玩着手中的PADD,指尖在透明的屏幕上来回移动,似乎是在选取着什么。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呢,我天真的Jimmy boy。” Bones朝Jim所在的方向翻了一个嘲讽式的白眼,“别以为你当年在星际学院选修了几门外星语言课和瓦肯史就能自以为充分了解那些奇怪的绿血大地精。叫我Leonard Macovy 来说,瓦肯人才是全宇宙最不和逻辑的生物。”


“Bones。” Jim的语气瞬间变得异常冷静,连进取号的首席医官都在这一刻产生了实验舱室内温度骤降的错觉。Bones察觉到自己的言语有些过了,正欲张口安慰Jim几句,一个荧幕不断切换光芒的透明PADD赫然出现在Bones的视线中:


“Bones,你觉得我和Spock的婚礼用这种花可以吗?” 


  有那么一瞬间Bones下定了“Jim已经被少女情怀侵蚀地神魂颠倒,而这一切都是Spock那个绿血哥布林的错”的结论,但还是出于对Jim的宠爱他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回答了Jim毫无意义的问题:“行啊Jimmy,你小子可真会挑。不过你怎么会选这种普通的花?”


  Bones的指腹在PADD的荧光屏幕上显示的图片来回摩挲,眉毛再一次皱到了一起。


“Gardenia jasminoides*…” Bones喃喃自语着,Jim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管他呢,Spock喜欢就好了。他最喜欢蓝色,虽然他一次也没有在我面前公然地承认过。” Jim俏皮地从Bones手中接过PADD,朝Bones投去了一抹足以点燃宇宙的迷人微笑。


“蓝色的确符合稳定情绪的所有要素,这是瓦肯人所追求和喜爱的,符合逻辑。” 一个冷静到没有任何波澜的声线加入了他们的讨论——Bones发誓他千真万确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温度的骤降。


‘亏你也怎么不说Jim的眼睛也是令你们瓦肯大地精神魂颠倒的蓝色’ Bones愤愤地碎碎念着,哦当然只是在心里,他可不想去质疑瓦肯人三倍听力的能力。


“请原谅我的无礼打断了你们的谈话。”笔直挺拔的瓦肯大副三步并两步插到了Jim和Bones的中间,并立即将视线转向了Jim:“舰长,鉴于你最近的身体各项指标并未达到理想的标准,我建议您即刻前往你的私人舱室进行8-10小时的睡眠。经过计算,您的最佳选择是暂时中止这场谈话并前往舰桥,当然这是符合逻辑的。”


“Spock,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舰长。” Spock从Jim的蓝眸中捕捉到了一丝不易察觉到沮丧,那失落的情愫在瞬间与他的童年记忆重叠,令人不悦的刺痛感在心中时隐时现,Spock感到自己思维防御的围墙开始受到波动。


“我很抱歉,Jim。希望这不会引起你的不悦…” 还未等Spock把话说完,Jim便轻轻地靠向他的怀抱,索求着瓦肯高于常人的温暖体温——Spock十分符合时宜地揽过了自家舰长的腰。


“不,Spock,你知道的,我他妈的就只喜欢你。我喜欢你的一切。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都喜欢。我现在就回去睡觉,好吗,但我想让你陪着我。” 金发人类朝爱人宽敞的怀抱里撒娇般地蹭了蹭,说着令Bones出了一身冷汗还寒战个不停的枕边情话,瓦肯人强烈的占有欲都快溢满整个实验室了。


“所以你们有三秒钟时间滚出我的实验室,现在开始。” Bones颤抖着咆哮着,心想着全宇宙还有没有像他这样倒霉的首席医官——生物实验进行还不到三分之一就被舰长以无厘头的名义打断并开启了一场讨论婚礼花束选用的对话,随后又见证了他的舰长是如何和他的大副目无旁人地秀恩爱。


  待到那对爱情鸟离开后Bones亟不可待地关上了实验室的舱门,视线一瞥却发觉Jim把他的PADD落在了试验台上, 闪烁的图片依旧是Jim刚刚给他看过的花。


  那样纯粹的白,简直,不合逻辑。


  像James.T. Kirk这样曾经风流倜傥号称睡遍全宇宙的天才混蛋怎么会选这样一种纯粹而简单的花作为自己的婚礼花束?八成是被Spock那个绿血哥布林给感染地也不合逻辑了。


  如果Leonard Macovy能预料到两个月后发生的一切,或许就不会那么想了——可惜他只是个医生,不是个预言家。


  因为Gardenia jasminoides的花语是:永恒的爱。


—————————————————————————


“舰长,他们要求我们派遣一个人前往他们的货船进行谈判。” 半晌,Uhura取下了耳机,转向舰长椅上有些焦虑不安的Jim以寻求下一步的行动安排。


“不,这应该是一个陷阱。” 过往的经验与基本的常识促使着Jim迅速地下定结论,“我们不能…”


 话音未落,正中央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人形:与此同时,Jim的瞳孔骤然放大,深邃的蓝眸蒙上了一层阴影——那熟悉的面孔几乎令他失控地惊呼出声。


“George...你是George Kirk…”顺着链接的另一端, Spock能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爱人的情绪波动,急促的呼吸,不断加速的心跳,以及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惶恐,统统如潮水般涌入了Spock的意识中。


“没想到我会在这里遇见你,James. T. Kirk。” 屏幕上的人却瞬间变成了另一个人,这一次连Spock也认出了来者是谁——Nero。


“你…居然还活着!” Jim有些语无伦次,“你不是早就被黑洞...”


“吞噬了。” Nero的表情在信号并不观的通讯屏幕上显得尤为诡异,这一次他甚至露出了一个有些愉悦的笑容,“你说的没错,Kirk舰长。我的确被吞噬,并且进入了时汇。就当我以为我要在这无底的黑洞中走向覆灭时,是你的父亲帮了我的大忙。”


“你…” Jim再也按耐不住,直接跳下了指挥椅,“你的意思是,George Kirk还活着?” Jim能感受到整个舰桥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他的胸口感到烧灼而难以呼吸。


“如你所见,Kirk舰长。” Nero再一次露出了那个诡异的笑容,这一次他的眼神中带着轻蔑与敌意,“如果你能登陆我的货船来进行一场谈判,你就能见到你的父亲。”


Jim正欲前进一步,却在下一秒被Spock攥紧了手腕:“Jim,你不能前往。” Spock尝试着用精神链接来平复爱人的理智,他的声音在Jim的脑海中回响着:


“冲动永远会造成无法估算的后果,而我们谁也承担不起。”


“Jim,我的T’hy’la,你无法想象你对我的重要性。”


“你必须,留在舰桥上。”


  出乎意料地,这一次Jim摆脱了Spock的束缚:“Spock,我明白你的心情。但George Kirk,他是我的父亲,他同样对我有着不可取代的重要性。Spock, 你还记得在瓦肯星上失去你母亲时的心情吗?”


  Jim能明显地感受到Spock的肩膀微微地颤抖着,攥紧了拳头,透过精神链接的那一端是他的大副在努力压抑着的愤怒,焦躁,甚至是一丝疼痛。


“我很抱歉,Spock。Chekov,把我传送到轮机室最底层的飞行场,我将于两分钟后驾驶一架通讯机前往Nero的货船。” Jim说罢走向传送室,“Mr. Sulu,我不在的期间由你掌舵。如我遭遇不测,Spock将取代我成为企业号的新舰长。”


“Aye,长官。” 凝视着Chekov和Sulu的指尖在指挥台复杂的操作按钮间飞快地移动着,Spock有那么一瞬间几乎晃过了神,这对于瓦肯来说是非常难得的,这简直,不合逻辑。


  约1.031秒后,Spock的视线重新恢复清晰,却没有在舰桥上寻到Jim的身影。


  一种最原始的恐惧排山倒海般扑向了他们脆弱的链接,席卷了Spock的意识。宛如铺天盖地的海水覆过头顶,沉溺其中,只有刺骨的冰冷和永恒的孤寂。


“Chekov,为我规划最近的返程航线。我估计这一次的谈判并不会持续太久,所以十分钟后请直接开启传送装置。 ” Jim的声音透过广播突然响起,Spock的冥想被毫无征兆地打断,紧接着他感受到他的理智和逻辑再一次回到了他的生命里。


“如果五分钟后我与企业号失去联络,Spock指挥官将负责设计撤回地球的路线并以曲速四的航行速度返航。” Jim的嗓音在电流的干扰下有些嘈杂不清,Spock难得地插进了话:“舰长,恕我指出:经过计算,有94.63%的几率你将会被对方挟持作为要挟星际舰队的人质,因此你前往敌方货船谈判的决策是极不明智的。并且在843.27个地球日前,我们曾与敌方货船发生大面积杀伤性武器的交火,并将其连带所有送进了红色物质所诱发的黑洞之中。今天他的再次出现是违背了科学常理的,包括通讯屏幕上出现的前开尔文号的舰长George Kirk,这或许是用来设计你步入他们陷阱的一个棋子。所以符合逻辑的结论是,你应立即停止将于2分钟后开始的谈判,并迅速返回企业号,届时我们将以曲速四的运行速度撤离此星系。” 


“Spock,听着,我会没事的。”  这绝对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一刻——全宇宙最伟大的舰长James. T. Kirk此时竟然像安慰受惊的兔子般安慰他的瓦肯ashaya,“还记得我拯救了多少次宇宙吗?这一次,我依旧能做到。别像个胆小鬼Spock,拿出你那企业号上最冷漠,最逻辑之上的大副风范来。”


  淡淡的绿晕在Spock的脸颊上显现,即使他的表面克制能力尚佳。他正欲开口回复,就被通讯官Uhura遗憾地告知:“舰长和企业号的通讯断开了。”


  紧接着Nero的嘴脸再一次模糊不清地显现在企业号舰桥的显示屏上:“我说过的,Spock指挥官,我希望此次与Kirk舰长的谈判是绝对私人的。所以我切断了你们与舰长之间的直接通讯信号,以防我们的谈判内容遭到不必要的泄露,那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如果你敢伤害Jim,我势必会让你灰飞烟灭。” Spock攥紧了拳头,尽管从表面上来看几乎无法察觉到他面部表情的任何异常变化,“瓦肯人从不说谎。” 霎时间整个舰桥的温度明显骤降,密闭的舱室内再一次充斥着瓦肯人令人叹为观止的控制欲和保护欲。


“提醒我以后不要惹Spock指挥官。” Chekov低声向Sulu嘀咕着,颤抖的声线里夹杂着俄罗斯小熊迷路般的惊慌失措。Sulu给了他一个安慰式的微笑,紧握着操作杆的双手早已经渗出了冷汗。


  就在Jim驾驶着通讯机离开企业号的舱室时,有一阵莫名的忧虑击中了他焦躁不安的内心。透过窗舷凝视着愈发遥远的企业号,无中生有的情愫像是早已生根发芽一般缠绕在身旁——似曾相识而又陌生非常:他察觉到自己的记忆秩序开始混乱,二十多年前开尔文号的悲剧开始在他的潜意识中重复播放。那场悲剧使他刚出生就失去了他的父亲,随母亲的改嫁后接踵而至的是继父的歧视与虐待——James. T. Kirk他妈的为此赔上了整个童年的幸福。


  而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了全宇宙的Jim,现在却对于自己的目标有那么瞬间的恍惚。


“Spock!” 他下意识地叫喊了一声。似乎在意料之中的,机舱内的通讯系统没有传出任何代表回复的提示音。


“Jim,我在。”


  Spock温柔的声线顺着精神链接的那一段传来,如化开了冰雪的暖流,淌过了Jim因焦虑而跳动过快的心房。


  他回应了Kirk,非常及时,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像是时刻准备好了一般——而James. T. Kirk现在需要这个,非常。


“Nero切断了我和企业号的通讯,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你也知道。但就在刚才我意识到我和企业号的所有联系全部被货船的异形磁场给干扰了,Chekov没有办法从舰桥直接定位我的坐标。现在我唯一能够联系上的人只有你了,Spock。”


  Spock感到心中一震,不安与愤怒霎时间涌上他的脑海。在这一瞬间,他又能感受到他作为人类的那一半的血统在沸腾与叫嚣着——去救他的T’hy’la,在局势变得不可控之前,在一切变得太迟之前。


“Jim,我现在就派遣一组特勤小队去接应你。”


“不行,Spock。如果被Nero发现,我们以及企业号全都得玩完。”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Jim,请明示。”


“Spock,动动你的瓦肯三倍智慧的大脑想想看:Nero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这个无趣的黑暗星系里?你不会真以为他只是恰逢路过吧?”


“你的分析符合逻辑,我也深有同感。Jim,这是无需争辩的事实。”


“那么你认为我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跟Nero这种曾经害死我父亲的人谈判?或者说,可能George Kirk还没死,不过那也没差,在我心里他早已经死了。或许他是星际舰队的英雄,他的美名享誉整个星际联盟,但对我而言他只是一个错过了我童年的不称职父亲。当然我现在也根本不会去他妈的在意这一点。”


“Jim,我是否能将你的谈判意图判断为另有他谋?”


“噢Spock,我的ashaya,你说的完全正确。我想要真正搞清楚的是Nero是怎么从那个黑洞一般的混沌玩意里面活着出来的——他说他进入了时汇,而我们对这个概念了解甚少,甚至Chekov和Scotty这两个物理天才都难以在时间方面进行深度研究。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Spock,这是为什么我要去谈判的原因。”


“这也是一个绝佳的陷阱,Jim。作为舰长你应该考虑到你生命的重要性。”


“Spock,做什么事情都会有风险。如果我现在不去做,没有人能承担起这些东西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我总是按耐不住的,你知道的。救人总归比杀人要好,这是我母亲从小教导我的。尽管我还尚且处在实践之中,毕竟在她的眼里我还是那个开着摩托车乱跑深夜混迹酒吧的来自渺无人烟的爱荷华州的小混球呢。”


“Jim,我不允许你那样称呼自己。同样的,没有人能那样称呼你。”


“Spock你又来了,那只是一种比喻——或许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使地球人对话变得更加有趣的一种娱乐方式。”


“Jim,我不理解...”


“好了Spock,我能看见Nero的货仓了,我将于30秒后登陆他的货船。告诉Chekov让他定位我的相位枪并且扩大定位范围,不出意外的话8分钟后我将会返回到企业号的舰桥。”


“如果…如果,无论发生了什么,10分钟后你都要为企业号设置返航的线路,别因为我而拖累了所有人。好吗,Spock?”


  链接的那一段依旧是沉默,那样亢长,像是跨越了茫茫的星辰后依旧遥遥无期的远方。


  但Jim来不及等Spock的回复了,因为Nero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Kirk舰长,这几年你在星际舰队想必是混得风生水起。” Nero惯有的嘲讽笑容又令人嫌恶地摆在了脸上,“没想到我们的再次相遇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进行。”


“说你要说的,别兜圈子了。” Jim隐隐发汗的掌心摩挲着随身携带的小型相位枪,“George Kirk在哪里?”


“你会很高兴与你的父亲重逢的,Kirk舰长。” Nero的眼神瞬间阴沉下来。


“如果他认识你的话。”


  这句话里面的每一个词,每一个字眼,都像是一股高强电流——措不及防地蹿过了Jim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相应的,他又感到了熟悉的窒息感:像是他的喉咙被人用难以想象的蛮力给扼住,亦或是无法计量的海水涌上他的头顶。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伤口刚刚痊愈而长好的娇嫩肌肤再一次被人生硬地揭开,不带一丝情感。而凶手身上沾满他那从伤口不断涌出的血,对着他狂妄地笑着。


“你什么意思?” Jim试着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但失败了——就在他瞬间意识到这一切都没有这么简单时。




                                                                                        

*Gardenia jasminoides是拉丁语,意为“栀子花”

(TBC)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在沉寂了这么久之后,很多事情都逐渐稳定下来,我又终于决定开坑了(撒花~捂脸)

这一次的cp是Spirk (Spock&Kirk)看了Star Trek第三部之后就彻底迷上了这一对宇宙夫夫,真的是一对非常美好的couple,他们之间的相爱相惜的情谊深深地打动了我,也是支持我继续填坑的动力~

所以这会是一个长篇,有镜像及主(次)要角色死亡?整体可能走虐但绝对HE? 总之这会是一个爱与救赎的故事,希望你们喜欢。

太久没有写文的我重新开始敲打键盘的时候感觉像是老人在做复健(捂脸)文笔不如从前,其他的功力也要慢慢捡回来,还希望这段磨合期里大家不要介意

(感谢先前一个妹子的指出了先前一张插图的问题:因为当时存图的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很遗憾地没有找到原图作者,只知道是Twitter上的一个韩国的SK太太。为确保版权并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矛盾,我撤去了原图并换上了一张叽姆的军装照_(:зゝ∠)_


                                                        

评论
热度(83)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