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第二章:Wildest Blood【2】

-----------------------------------分割线------------------------------------------------

  永耀的星辰,不灭的光辉。

  只照耀在米纳斯提力斯的顶端,繁花翻飞的白圣树下。

  带给罗斯洛立安恒远绵长的希望。

  “My Lord”

  穹顶悬垂于白色城墙之上,更替的新月一度翘上了她的眉梢,柔软饱满的唇间蒙上了神秘的月色,白皙的贝齿优雅地轻抿舌尖,低吟出醉人心扉的致纯之音。

  交替于春末与初夏之时的晚风,毫无征兆地轻拂过刚铎的一砖一瓦。银白的细长旗帜在冷冷静谧中傲视群雄地飘扬着,宣告着国度的辉煌与昌荣。

  那淳淳的清风在她的一袭长裙中划过迷人的弧度,丝质的裙绸与华缎轻柔地卷起小角,渐次在白圣树下不计其数地纷飞。

  一如飞旋的落花,至美至真,不为所动。

  连悲伤的凋零也成了一场理所当然的赏心悦目。

  “阿尔汶,我说过,不要再这么叫我...”刚铎的国王卸下自身的华袍,摩挲着系在了对方白皙如玉的肩上——尽管幽冷的风令他的耳尖不由自主地颤抖。

  佩戴王后之冠的身影低下头,探过他伟岸的身躯,敏捷地绕上王者的肩头,透明的袖褶外纱在沙沙的风声中错落有致地起伏。

  她贴着他冰凉的耳尖,轻声喃昵:“My Love”

  他抱紧了她纤细的腰肢,在宣泄的月光下仔细端详着她露西安再现般的绝美容貌。

  新月之眉,浆果之唇,黑林之发,晨曦之眼。

  以及惟一的暮星之心。

  我心如磐石,天地不可撼。

  伊始于希望,失落于情终。

  只为一人,仅此一生。

  日日夜夜,不眠不休。

  阿尔汶一直对父王埃尔隆德表示遗憾与抱歉,却从未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

  至死方休。

 


评论(2)
热度(4)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