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第一章:The Secret Forest【16】

---------------------------------分割线----------------------------------------------

你只看到了你的痛苦,绝望。

却忽略了曾经为你前仆后继的澎湃浪潮。

绿叶对根的情谊,从来没有人尽心尽力地描述过。也从未被询问起,连一丝一毫值得窥探的情绪都无可说起。

沉默寡言,无可奉告。

“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莱戈拉斯•绿叶”

“告诉我,莱戈拉斯,密林的绿叶,幸达的王子。”

年轻的精灵敏捷地四下张望,发觉恍惚不定的声音就在眼前。

她看起来并不像精灵,没有明显的尖耳亦或是属于精灵的气息,只是宣泄的长发扰乱了莱戈拉斯的直觉感官,纵使他犹豫不决,徘徊不定。

“我并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我想知道,我的朋友金雳,他在哪里?”

他察觉到她弯如新月的眉梢轻微地上挑了一下。

“呃,我是指,他是一个矮人。”

“我当然知道,莱戈拉斯。他如同我的孩子一般,他的血脉里流淌着我赋予矮人一族的精神与魂魄,出生伊始,死亡为终。”

“你...不是精灵,更不像是人类。”莱戈拉斯下意识地直起了先前一直保持在戒备状态的猫腰,面部表情逐渐缓解起来,一层无形的冰霜悄然融化。

“而你知道我是谁,不是吗?”柔和的声音又开始间接地消散。

莱戈拉斯恍惚间灵魂被短暂地抽空,无数的念头汇集成溪流河川大海,奔向一马平川的意识,激起跌宕起伏的章则与浪花。

他单膝跪地,声音清澈而空灵,一如朗诵诗篇的口吻:

“露西安在上,伟大的维雅之一——雅梵娜·齐门泰芮,请您宽恕我之前的冒犯,披露您的光辉与中洲同在。”

她只是缓缓地转过身,丝滑的长袍撩过令人眩晕的藤蔓地板,倒起了银色的长颈瓶中透明发亮的液体。

是酒?

如果是,那么她的举杯投足,一颦一笑简直比瑟兰迪尔不知娴熟上了多少倍。

飘飘然的思绪就此被递过来的高脚杯打得不见踪影,“长途跋涉,你一定渴了。”她轻薄的嘴角浅浅地勾起,眼睑收拢,纤长的睫毛不时煽动,这一切似乎都笼在一层不真实的光辉里。

“我为之前的失礼深表歉意,只是难以置信身为中洲的一名精灵能够有幸见到早已前往阿门洲的维雅...”莱戈拉斯的笑容满带着惭愧与自责,不知说什么才好。

“事实上,你见到的并不是真正的我。”

莱戈拉斯的双眸下意识地闪过一丝疑惑与不解。

“你所见到的双圣树,也不过是我意识的影像罢了。真实的双圣树早已被毁于一旦,不复存在,也没有人能够目睹我的实体——因为我们与时间共存,用歌喉谱写中洲的序曲。但我终究要感谢你,莱戈拉斯,你引领了金雳来见我,同时我愿意为你指明方向。”

“您为什么要接见金雳?”依旧是年轻精灵摸不着头脑的一团雾水。

“中洲的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众所周知,人皇的时代已经来临。属于精灵与矮人一族的辉煌已经日暮西山,是时候让你们寻找一个更为合适的安身之地了。我此次召见金雳,是为了指引他带领矮人一族——都灵最后的子孙迁居。”

“他将前往维林诺?”莱戈拉斯的语气中夹杂着陈杂百味的情绪在里面。

“不,我只是为他指引方向,点析迷津。最后的选择全凭他个人决定,从来没有任何人具有操纵生灵自由的权利,我也并不例外。我的伴侣奥力费尽周章地创造了矮人,赋予他们坚韧拔萃的优异品质,一如顽固的磐石,不易动摇。保全并为他们谋取光景更好的栖息地,自然是我必不可少的义务。”

“我已为他履行了我的职责,而你的前路布满了荆棘与迷雾,辛达的王子。你是绝世无双的完美战士,承袭了一切精灵所有的珍贵品质,你或许心志坚定地做过许多正确且具有决定意义的选择,但你终究流着辛达的血液,终抵不过大海的召唤——浪潮席卷过白沙的窸窣声会令你坐立不安,如饥似渴。

“我会听从它的召唤吗?”莱戈拉斯踉跄地退后了一步,声线有些颤抖。

“听从你内心的真实召唤。”

“因为这是你注定的命运。”

“不...我不能西渡,我绝不可能前往阿门洲,这并不在我的计划之内。”莱戈拉斯有些被突如其来的言语冲得发憷,万般思索着找到了他的长弓与箭矢,摩挲着将它们安置上身。

“计划是在变的,而你的心永远不会改变。”她只是温文尔雅地欣然一笑,缓缓言道“你会经历数不胜数的磨难与历练,悲伤与离别,最终你会发觉这些都不过是永恒生命中的一个个过影。”

“终有一日你会承认它们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

“也许会,但到了那个时候,我也成为了他人心中的影像与回忆了。我与深爱的人都成为无关紧要的存在,被遗忘,有什么关系?既无法恐吓我,也无法打击我。”

莱戈拉斯的回答无不出人意料。

良久,他轻轻皱起了眉头:“隔别了未精心细数的许多年份,我只想回到与我的族人同在的故土。”

“那里是否长出了新的绿叶,湿软冷寂的草甸上,零星的野花是否尚未败落。”

“我的父王他,可曾安好?”

紧接着他用一种几乎是濒临崩溃掺杂着恳求的语气,有些嘶哑地低吼道:

“我只有一个请求,伟大的雅梵娜。”

“落叶归乡。”

霎时间周遭的景象开始模糊,逐渐抽离,无数的星点在圣洁的白光中相声匿迹,无从寻起,枝桠藤蔓都遂渐虚空,拉拢的树林又欣欣然向两旁分散开来。

皓日当空,光线再一次照亮了莱戈拉斯如海深邃的双眸。

面前只剩下原来的树林,还有一匹俊美的白马,温婉地梳理着自身的毛发。

一个头戴尖帽的白袍老人拄着法杖,向莱戈拉斯沿步走来。

苍老却神采奕奕的声音响起,令人无法识别他的年龄和来历,充其量是一个无法钻寻的谜。

“来吧,孩子。”

“是时候了,我送你归乡。”

                                    (第一章完结,敬请期待第二章:Wildest Blood)

评论(7)
热度(24)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