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第一章;The Secret Forest【2】

------------------------------------分割线------------------------------------

“金雳?”莱戈拉斯的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用极为平和的语气缓声应道——对待友人他向来如此。但令人称奇的是,就连他的父王瑟兰迪尔见到他兴致如此之高的记忆也是少之又少,更何况是金雳,一个矮人,能得到一个精灵的如此尊重,整个中土恐怕是找不出第二个。
  “你的马跑得太快了,小子。”金雳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跟上来,一边整理着他凌乱的宝贝胡子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着“况且矮人不擅长骑马,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马背上的精灵轻盈地笑着,与矮人金雳粗犷沙哑,有些怒不可遏的嘶吼声形成了鲜明对比。金雳当然不是真的跟莱戈拉斯生气,只是矮人表达情绪的方式一向有些过激——在阿拉贡登基,整个刚铎在狂欢之中的第三天清晨,当一切还沉寂在睡梦和美酒的醉语中,莱戈拉斯已经收拾好了行囊,来到马槽无声无息地牵走了他的马。
  至于金雳,莱戈拉斯仅仅是在前一晚与他比赛喝酒时提到过只言片语,况且当时醉得不省人事的矮人几乎是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板上,半眯着眼睛,通过一条细微的眼缝观察着光线的变化,就连莱戈拉斯自己都对于金雳是否听见了他的话语而表示高度的怀疑。
  但至少现在,他跟了过来——就像当年的比尔博•巴金斯跟上梭林的部队一样。
  莱戈拉斯不由得勾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附身探下头去拥抱了坐在另一匹马上,却比精灵的身高水平线不知低了多少的金雳。
  他先是沉浸在对胡子的狂热赞叹中,然后被突如其来的拥抱下意识的愣住,一怔,然后吞吐了几下,像是在做深呼吸,紧接着拥抱了莱戈拉斯。
  短暂的询问后,金雳对于莱戈拉斯的不辞而别感到满头雾水,他瞪圆了本来就不大的双眼,眼神中的狐疑之光又闪现在精灵优越的视野之中了。
“金雳,你不必这样看着我。”他收起了笑容,恢复了魔戒远征队时期的那副面无表情,但语气中仍是有不少的迟疑。“至于阿拉贡,他已经收复了他的国度,并举行了与阿尔汶的世纪婚礼。他不再是北方的那个游侠,我从他的身影中也再也看不到游侠的影子——只有刚铎国王的威严,和他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
  “再者,圣战已经结束,魔戒销毁,索伦败落。远征队也就到此为止,众人解散。”金雳察觉到莱戈拉斯的面容是掩盖不住的失落,在他幽蓝的眼瞳中有一种复杂的情愫,是他一个矮人所无法解读的。“刚铎的人民享受着和平,愿露西恩在上庇护他们,阿拉贡也不需要我的帮助了。”
  说完他顿了半响,眼光飘忽不定地凝睇着碧空如洗中飞旋而过的苍鹰。
  整个山谷出奇的静,仿佛深陷一种无解的忧愁,令人迟迟无法忘怀。
  作为一个矮人,金雳大多数时间都觉得精灵说话像是在吟诵诗篇般富有情感,婉转动听,这一点在他的旅程中与凯兰崔尔的相会使得这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日积月累地固化起来。
  不可否认的是,精灵的生命只要不遭受灾难与战乱,就能在静谧中乘舟,西渡永生。而对于莱戈拉斯这般年轻的精灵来说,自是要闯荡一番才能填补生命中过分安宁的空白。
  纵使如何年轻尔尔,也是矮人寿命的好几辈子了。金雳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眼前这位容颜未改的脱俗精灵,比他不知年长了多少倍。然而机智的莱戈拉斯早就察觉到了端倪,因此在远征途中从未向他提起过精灵与矮人的过往纠纷,以及他父辈的事迹。
  “啧,大步佬确乎是飞黄腾达啦,希望他做一个好君王的同时,也别忘了我们。”金雳打破了沉默的氛围,拼命调动起气氛来——这是矮人最为擅长的伎俩,即使在多数时刻起不到什么实际的作用,但矮人们对于他们活跃氛围的看家本领还是乐此不疲。  
  莱戈拉斯迟疑了半晌,也浅浅地笑开,嘴角抿成一道新月。
  金雳见起了成效,就不好意思在精灵面前绕弯子,于是直奔主题:“那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法贡森林。”莱戈拉斯侧了侧头,示意金雳远方的森林就在眼前。
  说罢他拍了拍马匹,走在前头,金雳缓了缓,作了几个深呼吸,尽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想那幽暗不见天日的深山老林里有什么。
  Now Fangorn is calling.
  Can you hear that?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6)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