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our fragile love.
致我们脆弱的爱

中土永存

【I see fire.】

 


   孤山,埃尔波尔,狼烟四起,硝烟弥漫。

我看见熊熊烈火在肆虐燃烧,千军万马气冲云霄的厮杀,无数倒下的金戈铁马。

渡鸦岭响起震耳欲聋的号角,无数的蝙蝠席卷成黑色而旋风,蛮横地扫过五军的阵营。

座狼,半兽人,人类,精灵,矮人。

在混沌中摩挲地挥舞着锃亮的刀剑,铁足军簇拥而起的堡垒之后,是冲出阵营的精灵军队。无数年轻的面孔,是他们永远不会衰老的永恒,在刀枪血染中凝成瞬间的静止。

战争往往是一幅亢长的画卷,而画者还未来得及画完就撒手人寰。

剩下的是无休无止的混乱与灾难——无数的人倒下,前仆后继的人却熟视无睹地咬紧牙关拼命砍杀他们深恶痛绝的敌人。

有一个瞬间,像是时光走到了记忆的尽头。

冲出城门的那一刹,一切都无法回头。

索林说他不是他的祖父,他是都灵的子孙,从来不会置同伴于不顾。在无数个日夜寻寻觅觅阿肯宝石的下落无果后,他的态度首先从眼神中开始变得犹豫不决。

金子真的比名誉重要吗?

承诺,真的一文不值么?

他醒悟,他惶恐,他后知后觉。

他摘下王冠,抛往地上——沉闷的声响在金碧辉煌的大厅反复回响。

他拾起宝剑,冲出城门——这是一个国王为了人民的最后壮烈挽歌。

潮汐的余晖缓缓透射,慵懒地散漫在高山之上,冰雪成原。

倒下的是他的身躯,停止的是他的呼吸,永生的是他的灵魂。

 

【Keep careful watch of my brother’ssouls】
 

 
 

甘道夫恼羞成怒地对瑟兰迪尔吼道:“你不能这么做,你应该去帮助矮人。”

作为一个巫师,哪里有训斥密林精灵国王的资格?

瑟兰迪尔只是冷冷地挥了挥袖,转身离开:“我们精灵已经在这个被诅咒的地方牺牲了太多。”

作为国王,当相依杀敌的大角鹿身重数箭轰然倒地时,身处敌军包围的他所拥有的所有权力只是保持沉默而已。

仅此而已。

几秒的空隙里,他听见的是它厚重的呼吸声逐渐消逝在呼啸的风雪里。

他听见敌人令人作恶的怪鸣和嘲讽,他想起此行的初始目的——拿回绿叶森林的白宝石。

属于曾经的,妻子的遗物。

所有的过去,血腥的,残酷的,不堪回首的,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

甚至他深爱的儿子——莱格拉斯。

对此精灵王子却对瑟兰迪尔的冷漠态度搔之以鼻。

他在与陶瑞塔爬上刚达巴的险峻山岗后,凝视着她的双眸,缓缓地告诉她:“那里是个可怕的地方,一百年前我们精灵曾在那里经历过一场恶战,血流成河——我的母亲就在那里牺牲。”

“没有墓碑,没有哀思。”

也没有记忆。

他湛蓝清澈的眼眸中透露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忧伤,风沙卷起的是残破的悲鸣。

莱格拉斯认为瑟兰迪尔不在意任何人。

自然他也不会明白他的父王为了取回妻子的项链而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率领精灵军队攻打孤山。

瑟兰迪尔是明白事理的。

“你去和矮人打交道?”语气里是暗暗的轻蔑。

“为了避免战争。”他记得那个人类,巴德,屠龙者,是这么说的。

他早就料到谈判完全是无稽之谈,毫无用处。

“现在,索林已经失去理智了,他只认这个。”说罢他姿势优雅地拔出了狭长锋利,泛滥着金属光泽的长剑,金银交织的叶脉花纹在冷冽的日光下分外闪眼。

他是高贵孤傲的完美诠释。

自上而下透射出令人寒颤的微光,白金的及腰长发,俊朗的面容,英气四溢的眉宇间,是他作为国王的威严。

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依旧保持器宇定定的他,谁曾占据了他的全部内心。


   
   【Misty eye of the mountain below】


 

莱格拉斯有一对令人心醉的眼瞳。

皎洁无暇,清澈见底。

作为王子,他有矫健的身手,快速的步伐,以及精灵与生俱来的绝美容貌。

作为儿子,他各持己见,屡次违抗精灵王的旨意。

也许是为了挣扎出内心的枷锁,自我摆渡灵魂的自由。

他的眼睛愈是静谧,愈是令人琢磨不透。

抓住巨大蝙蝠的脚爪凌空飞旋,抵达有力位置后给敌人精准无差的一刀,尖锐的匕首刺破皮肉的撕裂声在怒叱的风暴中被飞雪掩埋。

当冰雪岩峰轰然倾塌,余晖中他敏捷的身影踏上一块又一块正在错落有致地往下飞驰的石块,不时变换着位置,抵达陶瑞塔所在的彼岸。

看着她为奇力的死心痛欲绝。

他于心不忍,毅然转身离去,却碰上前来寻觅儿子的精灵国王。

“我以为你死了。”——这句话瑟兰迪尔差一点就激动地脱口而出。

端详着莱格拉斯的面容——在山崖岩洞外透射而进的光线竟难以使他睁开眼睛,幽蓝的瞳孔急速收缩着。

莱格拉斯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

毫无感情的十个字,剧烈地敲击在疲惫的心房。

“你要去哪里?”作为父亲,瑟兰迪尔只是锁紧了眉头,压低声音尽力掩饰自己的失望。

“我,不知道。”莱格拉斯如是道。

“去北方吧。”瑟兰迪尔凝睇着他良久,轻声道。

去北方,去见那个值得你为之寻找的人——阿拉贡。

“还有一件事,”瑟兰迪尔眼眸中闪过一丝迟疑,紧接着说道:“你的母亲很爱你,胜过任何人,包括她自己。”

莱格拉斯停住步伐,暮然回首,他的父亲微微鞠躬,一手放在胸前,向他示以精灵的最高礼节。

他挥手回礼。

耀眼的日光熙熙攘攘地打碎在山崖的峻岭之上,寒风继续卖力地呼啸。

去开拓你的人生吧。

不必再回头。

 

【On the wind I hear a sign】
 

 

   如果你累了,就调转方向。

中土永存,欢迎回家。
  

  

  • END    

 

   

 

  • By Odile (Thankyou for reading)

评论(3)
热度(11)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