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米flo 4/30及签售Repo (上)




简介:由于文广无法录像或拍照,所有细节,片段,包括曲目只能根据大致记忆来复述(曲目无法保证完整)。两位一些很具体的小动作我可能不会在本文中提到,更多的是关于他们唱歌的状态。


最后,感谢所有到场的各位和没能到场的各位,让我们一起重温这份美好。




警告:粉丝滤镜是绝对有的——所以不喜请绕道。




以下正文:






我把人生中第一次看演唱会的机会献给了Mikelangelo Loconte和Florent Mothe。




这大概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




实际上也不难揣测为什么他们依旧选择回到文广开演唱会——大概是这种熟悉感:从流程上他们熟悉文广,但是从心里他们真正渴望的是所有对音乐充满希望与热情的中国观众。正如我前文所提到的一样,我爱他们的音乐,但更爱他们那极度认真的态度——这是一种辨识度极高的特点,如同发光发热的星星总是能在最漆黑的夜空中点亮方向一样。




剧场的模式注定局限了观众站起身投入到气愤中的可能性,第一场演出时我的位置处于8排17座,中间区域靠左边过道的位置——正对着两个麦架中的一个。刚刚坐下的我环绕四周,发觉文广的舞台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大;但如果从台中央看去,或许效果又会不同。一种莫名的惊喜涌上心头,正如那突然萌生的想法:这会是一场难忘的灵魂交流,在有限的空间里,迸发出无限的可能。即使没有万人的狂欢,也是私密而温馨的感动。




或许这解释了大家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们的缘故。




钟声响起,灯光熄灭。




无人知晓神迹将于何时降临,玫瑰会在哪一夜盛放后凋谢。










1. 自学恋爱的人 Les Amours Autodidactes




开场Flo穿着一套红夹克就跑了出来,满脸的兴奋在打灯的照耀下看得一清二楚。这种沸腾的效应几乎是在瞬间就炸开了锅,紧跟节拍的掌声也很快被前排的观众所带动起来。这也让我见证到一个仿佛被米附身的Flo是什么样子——蹦蹦跳跳地和全场打招呼,讨好般地流露出那些可爱的表情。




他毫不掩饰的温柔即使是在摇滚歌曲中也能一展无遗:动听的歌喉中流淌着的旋律,即使气氛爆表也依旧不忘将眼神放置于观众所在之处的每一个角落。Flo总是能很好地照顾到每一个人的感受,尽自己所能地卖力表演,全身上下都写满了良心商家的标识。




我们常说“傻flo”,但其实只是换了个方式赞美他罢了。喜欢他的单纯,喜欢他的纯粹,他永远是个简单而善良的法国人,有着以胡子为本体的帅气面孔,和异常柔软敏感的小心思。此时的我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他,如果非要找的话,大概会是“Gorgeous”吧。




当身上的衣服不再是萨列里的一身黑衣,欢迎各位来到Florent Mothe的世界。











2. 奔跑 courir




“你好!”




“上海!” 




第一首开场曲刚结束,Flo便攥紧了自己手中的麦克风意气风发地大吼了出来。




一个耿直的巴黎人把这句简单的问候说得如此标准——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尖叫声很明显盖过了一切,连我作为一个观众都能感受到在场所有人如火般的热情。




“So thank you for coming.” 




“I would like to sing a song that you have never heard before.”




“It's called, courir.”




这首新歌连法国歌迷都没有优先听到的权利,在场的各位却成功享受到了这份难得福利。其实是一首非常劲爆活力的歌曲,但大家更多的是选择安静地聆听,生怕错过每一个微小的音节。这是对创作者的尊重,也是对演唱者的尊重——一首前所未有的新歌,一份满怀诚意的礼物,献给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歌迷,也是非常走心了。




我不知道Flo是从哪里学来的疯狂转圈圈技能,但我的视线的确跟着他从台的左边一直到了右边——他边转边唱,气息却非常稳,丝毫没有任何大幅度的波动。飞速旋转的他令我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他肯定是发自内心地在笑。




我没有什么心愿,也没有什么要求。




我希望他永远愿意和我们分享他的音乐,唱他自己喜欢的歌。












3. 与神共舞 Je danse avec les dieux




最耀眼的Mikelangelo, 仿佛诸神降临的光芒都只为他一个人所绽放。




米从左侧的舞台跑出来的时候,那蹦蹦跳跳的样子一把将我拽回了莫扎特的阴影之中。但台上那位一身朋克摇滚黑色紧身衣的人,又带着比花式行礼莫扎特更加自信的笑容——如果说沃尔夫冈是骄傲自持,那么Mikelangelo就是耀眼而夹杂着一分必要的疏离。或许这么做是为了符合这首歌的意境,与诸神共舞的凡人——在任何时刻都是一个极其戏剧性的画面,而隐藏其中的冲突与不羁也毫不遮掩地被表现力极强的米所展现出来。




手握麦的好处就是方便米在台上肆意奔跑,时不时做出一些小动作来撩前排的观众。除了曲调很美歌词意境到位以外,米把真假音的切换处理地相当完美。真的能听得出他这场的状态非常理想,同时几乎满座的人群想必也带给了这位小天使不少的惊喜和兴奋的理由。




把与神共舞选作开场曲——其实通过选歌就能了解一个人的性格特点——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诸神共舞更潇洒不羁的事呢?他超越了有限的生命,超越了冰冷的死亡,超越了永恒的时间,超越了不变的爱意,最终化作那美丽的自由,又有何不可?每一个生命都是一张白纸,所有的人生经历都在其中挥洒出斑斓的色块,莫扎特是受到诸神赐福的天才,但他的灵魂依旧为上帝创作音乐,或许淹没在历史洪流中那不为人知的往事会告诉我们他从没有在这人间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但是Mikelangelo不一样,他不是神祇,他是凡人,他是个毅然前往法国追寻音乐梦想的意大利人——从不会法语要靠音标拼读歌词,到成功演绎最火爆的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中的一号主角,他是如此磕磕绊绊一路走到了今天的星海。




台上的米时不时向上挥手示意二楼和三楼的观众,也会不老实地跑到舞台两侧去试图拥抱热情的粉丝们。Mikelangelo Loconte从来都不稀罕神,他也不喜欢成为神,他享受的是这生而为人的无尽欢愉与神都为之羡慕的永恒自由。




所以他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被点亮了。




最耀眼的星星,燃烧了所有粉饰的苍白灵魂。




何其有幸,让我在有限的生命里亲临神迹。














4. 我沉睡于玫瑰之上 Je dors sur des roses




事实上,两首歌的衔接切换非常之快:唱完上一首后米迅速将麦克风架回了麦架上,钢琴那缓慢而忧伤的前奏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就悄然响起。起初我有些担心这种极大的情绪转换是否能得到良好的处理,毕竟上一首歌还是关于自由征服一切,下一首歌就是为玫瑰燃尽生命。




但米再一次向我证明,我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他向后退了好几步,双手自然地垂在两侧,金色的脑袋缓慢地低下去了——仿佛消失于灰暗云层中的太阳。一开始听法扎的时候,我就是被这首歌给迷住了:我惊叹于它的优美,也感慨于它本身那隐藏极深的潜能与爆发力。才华横溢却屡屡失意的莫扎特,在饱受屈辱,欺骗,与背叛后,终于准备献歌一曲给自己那饱受蜜糖陷阱摧残的早年生活。但一如这个人本身的性格特点,他没有选择沉沦,而是依旧对于生命和未来充满爱与渴望,在音乐的引领之下依旧怀着满腔的热情与勇气去挑战和摘寻那缕玫瑰的芬芳。




一开始进入旋律的几句,米在极力稳住声线而不去颤抖。有些极轻的喘息声或许没有被麦克风所捕捉,但是能从他台上还在不断起伏的胸脯感受到——从与神共舞到睡玫瑰,他几乎就在几秒内变了一个人,之前对他的所有爱意与憧憬都化作了心疼。我做梦都渴望着能现场听这首歌,却又厌恶自己的想法——它太沉重了,它背负的情感太深刻了,或许它是为了剧情需要但并不适用于活跃气氛的演唱会,它或许会是个错误的选择,它会让米陷入低沉哪怕仅仅是几分钟而已。




我不希望剧外光芒四射的他,站在最耀眼的舞台上,全心全意地唱着自己的歌,再受任何来自剧中哪怕是一分一秒的苦楚。我该是多么地矫情啊,又是该死地痴迷于睡玫瑰的魅力。他的每一句歌词都烙印在我的心口令我难以自持,这瑰丽的美艳令我移不开睛。写手的神经质令我瞬间代入了萨列里的视角,这令我难以自持的毒药,使我不受控制地臣服于这光芒之下。




他一声沉重的喘息差点让我当场心碎。




这种矛盾的情绪在之后的段落里更加高涨,原本的提琴变奏桥段被改成了爵士风,乐队里的鼓手和吉他手都非常棒地给出了恰到好处的音色铺垫——而米更是一个健步冲到台前,弯下身躯如同鞠躬行礼,唇齿却紧贴着麦克风用低沉的嗓音念出主旋律的歌词。有人说是米把这段变奏改成了rap,但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是一种具有特殊意义的念白。他用着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去念出那些字句,他想要拥有的远超玫瑰本身,他是剧中之人却也揣怀着一颗置身世外的灵魂——这或许是他对于这首歌的理解,也是他选择演唱这首曲目的初衷。




在这首歌里,他的视线无处安放:一条孤独的灵魂,他所追寻的意义远超当下时代所能给予的最好。当他啜泣,他嘶吼,那苍白脖颈上若隐若现的血管,在不断闪烁的红光中定格。生活的阴霾会令人失去方向,而又有几个人能为自己的追求所燃烧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要征服,首先要失去。




屈指可数的人才拥有的这份勇气,却完美诠释了他自己。




这才是我的莫扎特,这才是我的Mikelangelo Loconte。












5. 看不见的伤口 Les Blessures Qui Ne Se Voient Pas




Flo唱起歌来就是有一种令全场都安静下来的力量。




不同于米集全场焦点于一身,或许Flo更喜欢相对私密的环境下,抱着自己的宝贝吉他唱着自己写的歌。灯光只打在了他一个人身上,寥寥升起的白色烟雾营造出另一种朦胧的意境。台上的他端着自己的吉他,轻轻拨动琴弦的时候,依旧透露出邻家大男孩般的青涩。鼓点加进来的时候,灯光开始变幻,他唱出第一个音节——时间都在此刻静止。




多么心碎的一首歌。




看不见的伤口。




那些戳到泪点的歌词让我想起了一些深埋心底的情绪和回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说出口的秘密,而这种无法倾诉也无人倾诉的痛苦,却时常难以找到合适的方式去宣泄。谁没有经历过绝望痛苦失败与无助,谁没有过被生活的苦难所击垮的时刻,谁没有对自己未知的未来迷茫过?——这所有的一切问题,却从未真正得到答案。更多的时候是我们放弃了,我们假装对其视而不见,而心底的伤疤却迟迟不肯愈合,任凭流转的时间继续折磨着彼此。




我自然不会知道Flo创作这首歌的时候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他所遭遇过的,放不下的,又是什么。但我并不尝试去理解,而是在这首歌里建立起和我自己的联系,这种私人的,隐秘的,亲密的关系。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都享受这样难得的时刻——与台上的他同在,去正视所有的伤痛,也不忘为无限可能的人生献曲。




Florent的这首歌,治愈了那些看不见的伤口。












6. 停下  Arrête




给我一分钟的时间,让我停下好好看看他。




有人说Flo唱歌很稳,我现在可以证实这个说法是准确无误的。 除了气息稳发挥棒以外,我还是忍不住赞美他的声线。他的声音总是透露着一种成熟,但这种成熟无关世俗,而是他自己对于每一首歌的理解和处理方式上的成熟。




只要站在台上,他是那种手里拿着一把吉他就能开唱的人。这种控台的气场其实无关灯光和其他效果,更多的只是取决于一种纯粹的演唱表演。Flo的眼神其实并没有四处转换,而是投入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对于每一首歌的情绪都拿捏的很到位,该活跃气氛的就一定不会站着不动,但这种撕心裂肺的歌他却用静止来诠释。




他唱着那些令人心痛的歌词,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嘴唇却依旧与麦克风留有一定的距离确保不会漏出吹气或者爆麦——他是一个细致而用心的人,愿意花时间处理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只为把最好的效果呈现给我们。




所以,请停下, Florent Mothe。




给我们一个思考的瞬间。




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用最好的方式来爱你和你的音乐。












7. 迷信 Superstition




其实米选了这首歌我一点也不惊讶——非常符合他自己的人设,一个挑战世俗权威不在意他人看法的自由灵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米的确选择了很多英文歌(虽然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听出来是英语),这更加说明了他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带动市场,而是想从根本上与我们分享自己喜爱的音乐和歌曲——他不在乎能不能成为销量最火爆的一线歌手,他不在乎所谓的名利和金钱,他在乎音乐和所有他热爱的人——包括他的粉丝。




所以很多时候,我身旁的人会和我说:“唉,这个米,真是夸他夸不动了呀。”




我只是笑着说:“是呀,这就是我们爱的Mikele呀。”




米在台上演唱这首歌的时候活泼地像个孩子,除了一如既往地四处窜场,他还时不时按低麦克风发出一些吼声和惊叫:像是在吐露对于世俗条例的不屑,又像是在毫无保留地释放着自己的本性。我喜欢他这个样子——因为他是疯狂而真实的,他从不遮掩,他的眼中除了真诚什么都没有。如果是这样的一个人,我想不出任何不爱上他的理由。




前排的观众激情洋溢地尖叫着,后排的也不甘示弱地挥舞着双手,米站在台上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般脸上堆满了一种叫做“相当满足”的情绪。除了贡献我的尖叫和掌声,我什么也做不了——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他都能心有灵犀地会意——那我还能恳求什么呢?




我不迷信,但我有信仰——我想大概就是一个叫Mikelangelo Loconte的人。












8. 剥离 Stripped




场上一片绿光弥漫的时候我愣了一下,烟雾从乐队两侧的黑暗角落升腾起来,在米的身后聚成了一缕白。没有光打在他的脸上,节奏感前奏响起来的时候,电子音的效果非常显著,令我有一种误入某科幻电影片场的错觉。




随即一束光就照亮了他的脸,坐在第8排的我看不清他的眼睛,只能依稀观察到他浓重的眼线下藏着一双会说话的漂亮眼睛。我不知道他的眼神聚焦在何处,但他的那头金发已经开始随着伴奏开始摇头晃脑,一双不老实的手也缓缓上举,扭动着自己的小蛮腰,脚下的舞步也是要多戏剧性有多戏剧性。




开始唱的一瞬间他几乎是立刻切换了状态,从夜店舞池乱扭的风格变成了撩人高手:他故意向前弯腰,压低了膝盖,减慢了前进的步伐,仿佛每一步都踩在观众的心上。他的眼神凝视着一个方向从未发生改变,犹如一个锁定猎物的捕食者,有令人寒颤的效果。我相信他一定是精心根据歌词意境设计了这些动作,但很明显他试图营造的效果和Flo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想要的不是隐私,而是神秘感;他渴望台下那些期待的眼神,那些炸裂的掌声,那些眼神的交换。




这首歌露骨的歌词也非常有米自己的特色,包括富有韵律感的伴奏和现场切换的灯光,营造出了相当美妙的氛围效果。尤其是在他向人海伸出一只手时——我甚至分不清那是一个邀请还是一个命令。如果他说自己是疯狂的,那么我也是疯狂的,谁也没有比谁好到哪里去,谁也不在乎疯狂的好坏,只要它能令我们保持我们最真实的样子。




在观众面前,Mikelangelo永远只用灵魂唱歌。












9. 紫雨 Purple Rain




“你知不知道米老师其实也会弹吉他?” 我的一个朋友在很久之前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


“啊,我还真不知道。但是作为歌手,他一定挺全能的。” 我记得当时我的答案大致是这样的,那个时候我刚刚开始接触法扎,认识到米,如一个误打误撞的小白掉进了这个充满奇迹的圈子里。




能用来区别米和Flo的东西有很多——吉他就是其中之一:如果说吉他是Florent的本体,那么吉他就是米的催化剂,能将他变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谁能想象一个唱歌乱跑疯疯癫癫撩遍全场的Mikele安静地扫着吉他琴弦,站在一道紫色的光束下唱着歌的情景?文广并没有放出任何泡泡,但我的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堆透明泡泡,漂浮在甜蜜的空气里,混杂着米身上的香水气息。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身旁的场景在转换,人群的嘈杂声与跟紧节奏的掌声都离我远去了。我仿佛置身于上世纪的纽约街头,看到一个顶着乱糟糟金发却活力四射的摇滚歌手开始惬意地唱着这首对他意义非凡的歌曲。我想要走近他,或许一曲终了他可以坐下来和我聊聊天,讲讲他不为人知的故事,但他身旁的光晕也没有消散,仿佛太阳雨般热烈而令人难以忽视。




我想我不需要走近了。




我只想看着他站在这片紫雨里,唱自己喜欢的歌。




然后我会做一个飞扬的泡泡,飘近,再飘远。












10. 玫瑰色人生 La Vie En Rose




“I want you to pretend that you are in a bar. ” Flo端着自己的吉他,有点怯生生地朝观众席说道。




椅子已经搬上了台,麦架的高度也调整到位了,他蹭上了黑色的椅,开始讲故事:“I would like to talk about the bar. This is where my music career began. I used to play two songs because they worked really well toward the audiences.”




纯粹的吉他前奏响起来的时候,观众席的惊呼声盖过了一整片舞台,又迅速在顷刻之间安静下来。在场的每一位仿佛都与Flo十分默契,假装自己点了一杯酒买醉,倚靠在酒吧的台前,听着乐池上的自由歌手哼着那些百听不厌的调子。




如果可以,请让心爱的人靠着你,说上一整天的情话。




让玫瑰肆意盛放在你的心间,只待天使来摘取她的芬芳。




时间凝固在甜蜜的梦里,那是属于你的玫瑰人生。






TBC




(PS:没有他们的第一天,我承认我非常难受,难受到不想说任何话,也不想分享任何东西。今天我待在房间里几乎写了一整天的Repo,然而有太多细节需要回忆太多想说的话不知道如何精简,所以今天是肯定写不完的了。但是我还是非常非常希望能够和所有人分享这场超棒的音乐会,所以先发出来了上半部分,下半部分大概明天或后天能完稿。谢谢您的观看)


如果我没能及时回复您的留言,大概是因为我在哭。

评论(9)
热度(269)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