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米flo/Fan Meeting Repo]


1. 我承认这篇repo绝对是带有个人粉丝滤镜


2. 我只是希望用文字的方式呈现出最真实的他们。


3. 末了,这是一个写手的花式BB,所以不喜请绕道



“Bonjour monsieur Mikelangelo, monsieur Florent.”



刚接过话筒的我声音有点发哑,几个月前上法语课的记忆又瞬间涌现在我的意识中,而面前的两位——我曾经无数次窝在被子里熬夜看手机刷剧的核心人物,终于以最真实的方式呈现在了离我仅有五米不到的舞台上。



“Bonjour Mademoiselle.” Flo的眼神中有一抹巴黎深秋的安静,语调中却无时不刻地透露出真诚与尊重。那一瞬间认真起来的他真的很像美泉宫中的乐师长萨列里,严谨异常而一丝不苟地对待一场即将要开始的对话。



“Bonjour Mademoiselle.” 米的嘴角弯成了一道小月牙,随即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那副画面瞬间被赋予了莫扎特的光环,而陌生夹杂着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



萨列里和莫扎特,Florent和Mikelangelo。



被两人同时这样绅士地问候,才令我意识到他们的说话对象现在变成了我。



作为一个写手,我时常会觉得,分清角色和演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特别是当他们本身就完成了出色的演绎,从而与角色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共鸣,导致某些性格特征与行为方式也能从当事人中体现出来。其实是完美演绎的副作用,却令我捉摸不透——究竟哪一面更像是真实的他们呢?笔下的人物和文中的剧情,又有哪一个不是和他们本身相联系的呢?写作的需求令我养成了想象的习惯,但被假想出来的场景终究还是和现实有着千差万别,所以当我真正开始与他们面对面交谈的时候,更多的是有种若得若失的彷徨。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我开始解释自己只能说一点点的法语的情况。所以最后还是用了英语来向他们解释自己和太太们精心准备的礼物:实际上,一开始说法语并不是为了装学问,而是觉得这是我能表达出的最礼貌的问候:我理解英语并不是他们的母语,加上米本身的英语更是吃力,我不想麻烦他们,至少不想在对话一开始的时候就将这个方向带入一个太过客气和陌生的意境里去。一个是实实在在的巴黎法国人,另一个人在法国住了大半辈子的意大利人,我相信他们对法语的亲切感是各位有目共睹的。



毕竟我是在和自己真正欣赏,也是喜欢了很久的艺术家对话,我希望给予他们自己所能赋予的最好最舒适的问候。即使我只学了三个月的法语,我也由衷地希望自己的心意能够通过这小小的一声介绍和问候传达出去。因而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只是在尽力表达自己所有想向他们倾诉的话语与想法,最后为他们呈现出自己准备了近一个月之久的礼物:一个涵盖了信件,原创歌曲总谱,歌词,以及插画的集合本。



那首歌的名字是When The Stars Start To Fall (当星星掉落凡间),灵感大概是来源于米非常热爱的星星。我喜欢Mikelangelo的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还是他在舞台上的光芒与活力,以及他那对音乐令人叹为观止的热情与永不熄灭的爱意。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完美地诠释莫扎特的原因,因为他有一部分性格特征与这位音乐史上的天才极大程度上地吻合了——这也是我在写给米的信件中提到的一种他诠释给我们所有人的精神: To love everything with all we have, even we have to lose, then there shall have no regret. 去尽我们所能地热爱我们拥有的一切,即使我们迎来终将失去的落幕,彼时也没有懊悔可言。



在创作歌词的时候,其实我用的是英语,因为这样比较好押韵。(加上米flo的情况用中文也不太实际)大致的歌词如下:



When The Stars Start To Fall(当星星掉落凡间)


There are miracles too beautiful to name.


这世上有诸多难以名状的美丽奇迹


I guess you are one of them.


我猜您就是其中之一


People say I dream too much just like a fool.


人们说我如同愚人般白日做梦


Everything comes with the price to pay.


因为一切都有偿有失


But I know you are the one who will understand.


但我明白您会是那位理解我的人


No matter how bittersweet dream could be.


无论梦想是如何地甜痛参半




When the night creeps in and the stars start to fall,


当夜幕悄悄潜入视野,星星们也开始落下


It's a moment when the words don't reach.


这是一个语言无法描述的瞬间


Our hands tied and the music begins.


音乐在我们牵手的刹那响起


When the night creeps in, and the stars start to fall,


当夜幕悄悄潜入视野,星星们也开始落下


As you slowly whisper in my ears,


您在我的耳边缓慢低语


Let's be king and queen of our dreams.“


让我们做梦想的国王和女王”



Sometimes I just can't help thinking


我时常难以自持地思索


How grateful I am for having you. 


我该如何感激这拥有你存在的生命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tomorrow,


总是会有新的一天降临


But with you, I can be who I supposed to be.


是您的存在令我成为了自己理想的模样


No place for my fear to lay down its feet. 


再也没有我恐惧的落脚之地



When the night creeps in and the stars start to fall,


当夜幕悄悄潜入视野,星星们也开始落下


It's a moment when the words don't reach.


这是一个语言无法描述的瞬间


Our hands tied and the music begins.


音乐在我们牵手的刹那响起


When the night creeps in, and the stars start to fall,


当夜幕悄悄潜入视野,星星们也开始落下


As you slowly whisper in my ears,


您在我的耳边缓慢低语


Let's be king and queen of our dreams.


“让我们做梦想的国王和女王”




Ce n'est pas les rêves qui changent notre vie.


并不是梦想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C'est nous-même qui réveillons les rêves.


而是我们自己唤醒了那些梦想


Si les étoiles des rêves tombent dans nos yeux,


如果有星星掉落到了我们的眼中


N'ayez pas peur d'embrasser la lumière.


永远不要去怯于拥抱那炽热的梦想之光



When the night creeps in and the stars start to fall,


当夜幕悄悄潜入视野,星星们也开始落下


It's a moment when the words don't reach.


这是一个语言无法描述的瞬间


Our hands tied and the music begins.


音乐在我们牵手的刹那响起


When the night creeps in, and the stars start to fall,


当夜幕悄悄潜入视野,星星们也开始落下


As you slowly whisper in my ears,


您在我的耳边缓慢低语


Let's be king and queen of our dreams.


“让我们做梦想的国王和女王”



我由衷地感谢每一个参与到这份礼物制作中的人,包括我的朋友Bosco,Wenqi,以及 @一条粘锅的瑶鱼 Skate太太。没有你们,这份美丽的产物绝不会有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机会。是所有人的努力才为他们创造了更多的快乐与惊喜,同时也真诚地感谢所有支持我们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收到礼物的反应——米几乎是瞬间扯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玻璃落地窗外的午后阳光温柔地照在他一头毛躁的金发上,令我感受到那个活力非常的莫扎特又回来了,而他还是更像Mikelangelo一些:拘谨中带着一丝俏皮,又总能将表情控制地恰到好处。深邃的眼眸时常在那扇子般的睫毛之下思考着我无法参透的问题,而他的用心却又是前所未有的直接。



米发出了一声惊叹,随即接过了我手中的金色本子。在学妹Alice排版近十几次后,才有了这份终极清晰的成品。我攥着话筒的手有些颤抖,视线却从未离开他。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当他站在离你不到两米的地方,郑重地接过你准备的礼物,认真地悉心翻看其中的内容时——我无法用言语形容。随即我从另一个袋子中抽出了给Flo的本子,他的惊喜更是在眼眸中瞬间流露了出来,除此之外我也看到了一丝惊讶。我爱他们,以同样深刻的方式,所以这是一首写给他们俩的歌。我不擅长搞特殊,也不会偏爱什么,因为这是米flo的演唱会,我爱的是他们两个人,一样的,同等的,我绝不会允许让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失望的情形发生。至少,那永远不可能是我。



当他们一起翻看乐谱的时候,我的思绪又飘回了莫扎特和萨列里,以及一些想象的场景:一切都静止了,萨列里能看见金色的命运女神轻柔地拉扯着沃尔夫冈手中的羽毛笔,他没有书写,却轻声地哼唱出那些曲调。而严谨的萨列里在面对音乐时又多了一份情人般的温柔,他的眼神里依旧透露出清冽的光,那些流转的情绪都藏在颤动的睫毛里,从未脱离他的视线。他们爱着音乐,而我比较贪心,我都爱。



在我将 @一条粘锅的瑶鱼 Skate太太扶起来的时候,米已经跑了一圈给乐队的成员看过了总谱。



“It's so good. Amazing.” 他口中吐露出的那些字眼,令我有些头脑发热。



在翻看精致的封面和封底时,他的语气中吐露着欣赏与赞美,我能感受到创作者 @一条粘锅的瑶鱼 Skate太太在发抖——她需要这个,一种得到回应的归属感,这种情绪在同一个时刻同一个地点,是如此恰到好处地相通,以至于我能深刻体会到她的心情。我也在此处再次地感谢她为这份礼物付出的一切。



“So you are the composer?” 米的视线和持平时,他向我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我告诉他,这是我和朋友一起创作的一首歌。



这首歌的初衷,就是梦想着他们能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再创造,最终达到一个不一样的效果。我梦想着他们若是有朝一日能在演唱会上唱出这首歌,那么我一定会泪流满面。我相信那些歌词代表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而是无数同伴的想法。每一句字里行间都隐藏着一个故事,透过不同的视角来理解的过程,才是想象力证明其美妙的机会。我坚信他们能做到这个——因为他们是如此地优秀。



这场小对话最终以米的一句“牛逼”收尾,我笑着吐了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个巨大的使命挑战——这是我自己的挑战,一个告诉他们我有多么珍视这一切的挑战,我很庆幸自己顺利完成了它。



之后的环节穿插着歌曲表演和互动,尽管我没想过自己能被米选上台。



当时主持人正在进行一个Request Will的活动,米和flo两人可以各选三位观众上台,完成她们的一个心愿。几位非常用心的太太被flo选上台后,我开始激动地鼓掌,看着温柔的flo一个个完成她们的心愿——我该如何感谢世界让我遇到了这样一位可爱的法国人呢?然后米开始选观众,而我只是傻乎乎地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不知是鼓掌还是在打call,然后他的指尖转向了我。



我如同触电般,不知道该往何处安放自己的手脚。



“Me?” 我很确定自己发出了迟疑的声音,因为我知道就算不是我也没有关系——我的礼物已经送出去了,我的心意已经到了,我想说的都说了,剩下的时间我交给命运,我能做的只是好好看着他们,记录下每一刻难忘的瞬间而已。



“Yes” 他几乎是再次指了指我,语气中又多了一分肯定,“You.”



其实我对米的印象更多是他剧中活蹦乱跳的乐天派形象,因为现实中的他往往更加高冷,甚至带着一丝疏离。但当我凝视他的双眼时,那些黑色眼线之下覆盖的瞳孔里依旧有星星在打转,炽热而温暖,那是个坚定的眼神,却与冷漠毫无联系,目光所及之处我只捕捉到了诚恳与期待。尴尬地起身,小心地穿过摆放紧凑的椅子,我突然意识到米向我伸出了他的手。



那些散漫的光线汇集在他的指尖,日光里的Mikelangelo虔诚地如同一个天使,向我发出这无法抗拒的邀请。



有那么一瞬间,我错以为是莫扎特向我伸出了手。



时间,以及我心中的某些情绪轰然崩塌,支离破碎,随即又在星星的光辉之下重生,从而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



原来真正欣赏和爱一个人的时候,时间都会静止。



只要你够努力,这个世界就会以最美丽的方式来回报你。



我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米。他的掌心很温热,而嘴角也勾起了好看的笑容。我承认我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只有在这种时刻我才能感受到他是属于这人世间的Mikelangeo,而不是为上帝创造音乐的天才莫扎特。我痴迷于这种真实感,而他发自内心的笑容尤其可贵。我拥抱了他,他不如以前那般瘦了,却依旧是那个温柔中充斥着敏感的音乐家。和他拥抱的感觉,如同被珍视般,温暖而美好。



尚未从震惊中缓过来的我找回了自己的声带,开始向他解释那首歌的由来。当他说:“I know, I know, I will see.”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而多余的事情——我何必要告诉他呢?解释的意义又是什么呢?他会有自己的理解,他会去认真阅读每一页谱子,他会以严谨的态度面对音乐,琢磨每一句歌词背后的意义,以他自己的方式——Mikelangelo Loconte的方式。



所以我把一切交给在时间中沉淀的寂静——直到被问到我的request是什么。



我说:“I wanna sing Vivre à en Crever with monsieur Mikelangelo and monsieur Florent.”



这的确是我在几秒内想出来的答案——但我明白这也是一直以来我所期盼的最美好的事情:能与最喜欢的音乐剧演员合唱最喜欢的剧目中最喜欢的歌曲,我还会奢求什么呢?这首歌带给我的意义远超其本身,正如米和flo对我的影响也绝不止于音乐,而让我们就这样把未来交给未知和无限的可能性,又有何不可呢?



当我一提出来这个愿望时,米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笑了——或许这首歌戳中了他心中的一些想法和情愫,尽管当时的我仍然在担心他是否愿意在这种场合演唱这首歌。但当一旁的Flo用他那双迷人的小鹿眼盯着我看的时候,我明白眼前站的是这个温柔的法国人,而不是那个情绪多变的萨列里。而我身侧的是和他合作默契的米——我便无所畏惧了。



他们喜欢一起唱这首歌——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米拿下了麦架上的话筒,转身问我:“ Do you wanna sing it now?right here?”



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我说“Yes.”



命运以最嘲讽的方式令我错过了摇滚莫扎特的现场,我不想再错过一次。



尽管这是一种特殊的弥补方式——它的意义远超表演歌曲本身。那些跳动的音符与完美契合的歌词,点亮了我对于生命与死亡的认知,以及爱与勇气。它让我认清了自己的梦想,它让我成为了我最想成为的模样。而与米和Flo一起演唱的意义在于——令我的人生更加圆满,赋予我所有梦寐的幻想乌托邦,能让我继续与这个诡异莫测的世界搏斗到胜利的终点。



前奏响起来的时候,我听着Flo娴熟地拨动着吉他,一时间竟慌张于找不到拍子。米的视线不断地向我的方向扫来,我笑着对他说:“You first.”



他迟疑了两下,冲我露出了好几个笑容,似乎是在谦让女士——但我真的需要他唱出那第一个音,这对我意义非凡。



所以他应允了我的请求,唱出了第一句歌词。



我承认我很害怕。



我害怕转瞬即逝的光阴;我害怕无法留住的瞬间;我害怕这过眼云烟的美好;我害怕这短暂的乐章;我害怕唱错那法语的歌词;我害怕卡不上他们的节拍;我害怕失败,可是我的内心又充斥着深爱。



合唱完第一句的时候,米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而Flo给了我一个眼神,我透过他的双眸读到了他心之所想。瞬间那些痛苦的回忆,那些错过的机会,那些无法弥补的遗憾,都在动听的吉他伴奏声中悄然消散。此时此刻我只想继续用生命去爱我珍视的一切,让我活到极限。台上的我有些恍惚,那些模糊的,碎片般的光晕在剧院地板上映出斑驳的纹路,或许在那个时刻我悄悄许下了一个愿望:如果这一切是一场梦,就让我永远不要醒来。



没有炫目的舞台光,也没有吊威亚,没有人被天使环绕,也没有人升天。



我们都好好地活着,享受上天赐予我们的美丽生命,把握当下的每一个瞬间。



如果是在剧中,莫扎特和萨列里对唱这首歌时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我想我已经不需要那个答案了。



On tient


我们牵手



On étreint 


我们拥抱 



Nous aimons


我们爱



最后米向所有人保证,摇滚莫扎特会再次回到上海。



我前所未有地相信——爱上对的人,没有遗憾。




END




(祝愿大家SD顺利!吸到自己想要的米和flo!也欢迎明后两天来找我面基!)


4/30 8排17座


5/1 8排9座


比星星✨

评论(41)
热度(344)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