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虫绿/一场悲剧的开始注定没有结局 (当我写完四分之一的参本文后文档消失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简介:最近心如死灰的我发现自己写到四分之一的参本文的文档突然从我的电脑中毫无痕迹地消失了,尝试了各种类型的恢复软件都没有成效,心力交瘁之下决定把仅存的一千多字片段发出来。本来很用心地写了很长,但是最后却没能以完整的形式呈现出来,也成了我最大的遗憾。希望你们喜欢这个只有开始而没有结局的故事,最近的悲剧太多了,我已无力逆流而上。从一开始大纲时间线都写了七千多字,现在彻底化作云烟,索性一次性将我的设定和剧情线都直接发出来供大家欣赏脑补,我已疲乏,只求休养生息重新撰写一个不同的故事。感谢一直在的你们,比心。


正文:

The Echo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们年轻着,骄傲着,未知打乱了人生的方向。

你出现的那个瞬间,就已经构成了我的所有。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有一种自己不会老去的错觉。

而离开你,则是一种超越死亡的痛苦。

当我们放手,任爱被风吹走。

你还是抓住了它。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为你,千千万万次


从Peter Parker踏进演讲礼堂的那一瞬间,最后一排听众席倒数第二个位置上的人手上转笔的动作就戛然而止。另一只手上的深蓝的活页夹上散着几张草稿纸,随意的线条胡乱地记录着一些知识点与无关紧要的思绪,仿佛纽约深秋的晚风轻而易举就能将其尽数吹散。压着桌上散乱稿纸的手肘自然而然地撑着脸颊,柔软的几缕金发落在额前,漫不经心的脸色写满了慵懒。


                                                         ——1941年11月16日,美国,纽约。


十一月的纽约刚刚迎来一阵始料未及的阴冷雨季,将整座水泥森林蒙在了深灰的冰凉雾气中。曼哈顿区116街晨边高地两侧的法国梧桐在风中不住地萧瑟,枯如蝶翅般的碎叶成了迎接纽约正式入冬的眠床。灯火通明的演讲礼堂与外界的风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急而短促的水珠毫无保留地撞击在硕大的玻璃彩窗上,淅淅沥沥地向下划出一道透明的水痕,隐约在电闪雷鸣中显形后再次了无踪迹。


“你知道,人们通常不能理解——但当你身处于战场时,你就是那群只有十七八岁士兵中的一员——大部分人甚至没有机会去上大学,没有正规的教育,他们要在几十秒内决定一艘坦克是否应该对前面五十米开外的据点或村庄进行轰炸;没人能知道后果,没人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平民会牺牲,因为你就是没法去预知这些东西,而讽刺的是几秒内的决定往往会产生一些让你用一生的时间来偿还的代价。” 


即使此时,正在对着三百多个哥伦比亚法学院高材生作演讲的是联邦陆军五星上将Richard,他身旁伫立的一位安静士兵同样吸引了足够的注意力:联邦军队的制服恰到好处地描摹出了他挺拔的身姿,一张端正且英俊的面孔,深邃的五官流露出几丝难以察觉的紧张。那双不经修饰却并不审美疲劳的一字眉随着眼部的小动作而不时扬起些许可视的小弧度,而当事人却全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被台下无数机警的目光锁定。众目睽睽之下,他犹如一只误闯黑暗森林的麋鹿,迷茫而无所适从。


“你们要明白,纽约州不是真实的世界,纽约也不是真实的世界,哥伦比亚大学更不是。因为在真实的世界里,人们彼此斗争厮杀,流血牺牲,只为了抢夺领土,资源,政治权力。” 就在这段慷慨激昂的演讲即将迎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结尾时,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被一个低沉而优雅的声线所掐断。


“恕我冒昧,只是一个问题——在你杀人的时候有什么感受?”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最后一排听众席倒数第二个位置时,人群中此起彼伏的议论与惊叹声开始骚动,而当事人两旁的学生更是屏住呼吸仿佛时间凝固。一场公开讲座在瞬间被推上了被拉紧的弦,引得Richard上将面色一闪而过的不满,然而就在他无意间听到台下观众席议论对方的身份时,才出于礼貌准备回答这个法学院全A高材生突兀的提问。


就在下一秒,那个翘着二郎腿的金发青年作态般理了理颈口墨绿色的真丝领带,锃亮的高级定制皮鞋在橡木地板上讥笑般地敲出一声清响——几乎是在同一刻所有嘈杂声尽数消失,空留冰冷的静谧于两人之间互相对峙。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是在向您左边的那位先生提问。” 一语落毕,他几乎是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伫立在Richard一旁的那位安静的男人,后者此时正用一双焦糖色的双眸无辜地凝视着这位残忍的提问者,他滚动的喉结暴露了企图掩饰的焦虑心情。落地窗外的雨声愈发清晰起来,明晃晃的礼堂吊灯烘托了几分不真实感,仿佛如此戏剧性的一幕曾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有重叠的身影。


当Peter Parker的目光开始顺着阶梯一路直上寻找提问者的踪影时,一抹显眼的金色毫无征兆地映入了他的全部视线。量身定制的西装皮革暗示着对方不言而喻的身价,而那双含情的浅色蓝眸犹如这座灰色城市夜幕中仅存的星辰,依稀而珍贵。高挺的眉骨令他回忆起了高中地理课上的阿尔卑斯少女峰,别有风韵却不失凌厉的气质,那扇阴影之下是狂风暴雪无法吹散的璀璨星光。他白皙而纤长的指尖挑逗般地轻拂过优美的双唇,谈吐间仿佛含苞欲放的大马士革玫瑰,勾起的嘴角令人遐想连篇,仿佛一丝不挂的夏娃诱惑。


四目相对,时光静止。


TBC TILL FOREVER


PS:这是一个平淡的,完全可以被世人所遗忘的爱情故事:在战争中脆弱的情感,冰冷的现实,戏剧性的误会,无法诉说的情愫。没有人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他们只是扮演着自己应有的角色,用自己的方式去努力生活。没有了家庭靠山,也会回归现实加班加点;为了家中开支,放弃自己的梦想选择参军;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牺牲前,最终他们救赎彼此。这是一个苦涩而绵长的爱情,没有谁能够清晰地刻画终点的模样。这份爱来之不易,他们在彼此的生命线边缘挣扎。这是我一直想写的一个故事,没有极其华丽的背景,没有异想天开的设定,没有一帆风顺的成功,充满挫折,苦难,希望,与救赎。但是它充满了真实与历史的厚重感,严肃而知性,知性而缠绵。如果我能写好,这将会成为迄今为止我最为满意的作品。


然而我丢失了它,这是我所背负的最大罪过。


人物设定:法学院高材生Harry x 医疗兵Peter


【Harry Osborn】露骨的风韵,忧郁的美人。


  • 本科文学专业,荣誉毕业生

  • 研究生就读于哥伦比亚法学院/主攻战争法,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

  • 认识Peter是因为一次讲座:“你杀人是什么感受?” Peter被这个问题触动了,他看向那个提出问题的人,觉得世界突然静止到只剩下两个人。

  • Peter说:“我不杀人,我救人。但我不救敌人”

  • Harry说:“有点意思,你介意我为你写篇报道吗?” (Harry想起了前几天学校杂志社的邀约,突然意识到自己可以采访Peter来撰写一篇有价值的稿件。)

  • Peter当然是答应了,两个人就开始见面,聊天。

  • 据说家财万贯但是他自幼被送到纽约长大,最贴近的管家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做生意的。(父亲其实在意大利做黑手党的生意,走私名画与古董)

  • 在送走Peter后,Harry得知了自己父亲的勾当,决定与自己的家族决裂。(你处心积虑地将我送上了神坛,再将我毫不留情地打落——这是Harry对自己父亲的信里写的,谴责对方从小对自己缺失关心,原以为优质的教育能够弥补这一遗憾,没想到自己父亲发家致富的原因竟然是与黑手党勾结,倒卖文物,这简直对于一个全优的文科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感受一下吧,你在贯穿古今诵读哲史的时候,你在伟大的思想中遨游,你以为就能达到和他们一样的高度,结果你那罪恶的家族将你打下十八层地狱的感觉。)

  • 但同时他也失去了所有经济来源,只能靠拼命撰稿来维生——因为他父亲掌握着纽约大律所的命脉,已经不再被家族光辉所环绕的Harry Osborn想要顺风顺水地任职一名高薪酬的律师简直就是不可能。面临着毕业后的工作危机,Harry只能为TIME撰写很多的新闻稿件,加班,使他身体极其疲惫。

  • 后来他听说了TIME正在筹划战地记者项目来实时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情况,并且可以拿很高的薪水,他就跑去欧洲战场了。

  • 在和Peter闹翻之后,因为生气,Harry开始酗酒,并且落下了胃病的病根。痛的时候会放任自己在阁楼的木地板上打滚,但是他似乎享受这种痛苦,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Peter的那一份痛苦,他才能真实而清楚地活着。

  • 其实在骨子里Harry都并没有恨Peter,他只是单纯地恨自己,他只是需要被爱。(嘴巴上还是很刻薄,但其实内心很脆弱)

  • Harry在站台昏倒后被送去医院,在病床上醒来但是很虚弱,他看到Peter想道歉但是他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对方什么都不要说,之后又开始嗜睡。

  • Peter的坚持感化了Harry,他开始乖乖吃药和戒酒。

  • 闲暇的时候会让Peter念文学作品给他听,报社的工作他也早已辞去,有时候会突发烦躁觉得自己很没用。

  • Harry出院后被Peter执意接回了家,和Aunt May一起住。

  • Harry答应了Peter的求婚,并且哭了一晚上。

  • Harry说,我为了触碰你直接掉落了神坛*(For you I will fall from grace,just to touch your face),为此你要对我的一生负责。

  • Peter说你从来没有真正掉落神坛,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神明,我的缪斯,我的一切。

  • 当他们在婚礼上亲吻之前,Harry神秘地在Peter耳边低语:“过了今天,这个世界上就不再有Harry Osborn了。” 紧接着他说,“只有Harry Parker。”





【Peter Parker】温柔的男孩,细腻的医疗兵


  • 最初的梦想是当个画家,但是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enlist

  • 在军队里经常有时间了就画明信片寄给Harry,但后者往往要很久才能收到(一般都是三个月后了)最开始就是画一些风景,后来就完全不害臊地开始画Harry了。

  • 为了让自己从挂念爱人的紧张中抽身出来,Harry企图用工作来填满自己的大脑,以至于不留下空间来想象万一Peter牺牲了会怎么样。刚好在Peter战事最紧急的一段时间Harry去欧洲当了一段时间的战地记者,结果Peter对此十分生气,两人差点决裂——因为Peter担心Harry的安危,觉得他不应该接下这么危险的任务,以他柔弱的学生应该待在安全并远离战场的纽约。但Harry很生气,感觉Peter就是个大傻瓜,完全没法理解自己的担忧与烦恼。并且他觉得在Peter的眼里自己就是很懦弱很没用。

  • Peter开始反思自己的错误,觉得自己不应该那样去伤害Harry,毕竟两个人本来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而且说不定Harry也在承受着一些自己难以想象的东西,面对自己无法有机会接触的困境,所以他很愧疚,给Harry写很长的信,但是都没有收到回信。

  • Peter凯旋之后回国,看到Harry在站台等他并且还在赌气,他惊喜又愧疚冲过去抱他,吻着吻着却发现对方逐渐软了下去(其实Harry本来还在生Peter的气,但是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他的气早就消了,虽然还想嘴巴上调侃两句Peter来维持自己法学院高材生的傲娇面子,然而复发的胃病这一次来得比任何时间都要凶猛,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人洞穿了身体般的疼痛,才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吓坏了Peter。)Peter意外地发现Harry的脸色很苍白,气息微弱,吓得Peter赶紧送Harry去医院,才被告知对方有慢性胃病,并且是由酗酒造成的——Peter开始极度懊悔,并决定要好好照顾Harry直到对方康复。(大量酒精和其它醇、醛等可将整个消化系统“烧坏”,即对消化道粘膜和消化腺有毒性刺激作用)(Harry觉得,啊就让我在此刻死去吧,在Peter的怀里,像梦一样的美好,我再也不要从现实中醒来

  • Peter知道了Harry的身世,更加愧疚了。

  • Peter会不时画一些小卡片给Harry逗他开心,比如什么小蜘蛛和小兔子的故事(影射Peter和Harry)

  • Felica(名字需查证是否正确)是纽约时报的主编,在医院探访亲属时看到了画画的Peter,很欣赏他,问他有没有兴趣为报社作画稿。Peter答应了,成为了家里的经济来源。

  • 后来Peter攒够了积蓄,开始由Harry编剧,Peter画画来出小说,广受好评。收入可观。

  • 他们第一次在Peter温暖而又舒适的小房间里做爱的时候,高潮的余韵尚未从Harry白皙的脸上褪去,Peter俯身去亲吻身下娇小的人儿,然后将自己准备的钻戒套上Harry纤细的手指,问他:“你愿意嫁给我吗?”

  • 他们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抱在一起亲吻,Peter帮Harry抹去泪水。他们开始讨论有几次就要失去对方了,讨论了命运,生,死,爱。

  • 一个月后他们结婚了,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 没有人知道当年那个哥伦比亚法学院叱咤风云的高材生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那个医疗兵Peter有没有完成他的画家梦想——他们就像是同时消失了一样,消失在纽约穿梭的人潮与车流中。

  • 没有人知道他们相爱,但那不重要。如果一开始没有相遇,结局是否会截然不同?Peter说:“我会用尽毕生去找到你,然后爱上你,然后与你度过这一生。” Harry只是笑着说:“是我先找到了你。”

  • 他们最终找到了彼此。



Aunt May

  • 裁缝,Peter永远看到她在一堆缝纫机里面忙碌着蕾丝与婚纱,仿佛战争和她从来就没有任何距离。

  • 在Uncle Ben逝世后变得精神不稳定,逐渐向老年痴呆发展。

  • Peter去参军完全是因为入伍的话政府对于自己的家庭会有补贴,而如果自己真的做了画家,那么可能没法保证基本的温饱。

  • Peter和Harry的婚纱就是Aunt May制作的,一黑一白

  • 逝世于1955年。





全文框架梳理


第一章节: Be careful. You are not in wonderland.


1941.11-1942. 学院时期——那时战争尚未爆发,适合恋爱的滋生。


第二章节: I’ve heard the strange madness long growing in your soul. But you are fortunate in your ignorance, in your isolation.


1942. 1-1945. 5 战争时期——他们各自遭遇了无法忍受的,他选择堕落,他选择愧疚。他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而他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他选择用时间了来赎罪。


第三章节:You who have suffered, find where love hides. Give, share, lose—lest we die, unbloomed.


1945. 6-1945. 11战后时期——这是一个缓慢而艰难的时刻,就像正在愈合的伤口一样,疼痛夹杂着新生的喜悦。他治愈了他,他说愿意嫁给他。


第四章节


尾声。



PS:(答应我活着回来,好吗?)(我就是特别喜欢战争爆发前火车月台送别的那些场景,太美了,一吻终生)



时间线



  1. 1939年9月,Harry Osborn入读哥伦比亚法学院。

  2. 1941年11月,Harry Osborn与Peter Parker相识于一场法学院讲座。

  3. 1941年12月,两人正式确定恋爱关系。

  4. 1942年1月-1945年5月,Peter Parker前往太平洋战场,任医疗兵一职。

  • 1945 年 5 月,盟军攻克冲绳岛,这是日本群岛之前的最后一站的岛屿。

  1. 1942年6月,Harry Osborn荣誉毕业。

  2. 1942年7月,Harry Osborn得知身世后与家族决裂,陷入经济困境。

  3. 1942年9月-1943年2月,Harry Osborn工作于Times杂志。(期间与Peter通信三次,Peter寄来一张明信片和一张纸条。第二次Peter Parker寄来了一个定情信物:)

  4. 1943年7月-1944年6月,Harry任美国军队随团战地记者前往欧洲战场,先后辗转意大利与法国。

  • 1943 年 5 月 13 日,在突尼斯的轴心国军队向盟军投降,北非战役结束。

  • 1943 年 7 月10 日,美英军队在西西里岛登陆(Harry是随团去的战地记者,并写信给Peter说:我真希望你就在这里,可惜你在大陆的另一端战场。当我看到这些年轻的美国士兵,我就想到了你。)到了 8 月中旬,盟军控制了西西里岛。

  • 1943 年 7 月 5 日,德军在苏联库尔斯克附近发起大规模的坦克进攻。 苏军一周之内削弱进攻,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攻势。

  • 1943 年 7 月 5 日,法西斯大议会免去贝尼托·墨索里尼的职务,意大利元帅佩特罗·巴多格里奥得以组建新的政府。

  • 1943 年 9 月 8 日,巴多利奥政府向盟军无条件投降。 德军立即控制了罗马和意大利的北部地区,建立了一个由墨索里尼领导的法西斯傀儡政权。9 月12 日,墨索里尼被德国突击队员营救出狱。

  • 1943 年 9 月 9 日,盟军在那不勒斯(意大利南部的第一大城市)附近的萨勒诺海滩登陆。

  • 1943 年 11 月 6 日,苏联军队解放了基辅。

  • 1944 年 1 月 22 日,盟军在罗马以南的安齐奥成功登陆。

  • 1944 年 3 月 19 日,由于害怕匈牙利想要抛弃与轴心国的伙伴关系,德军占领了匈牙利,强迫摄政者霍尔蒂·米克洛什 (Miklos Horthy) 元帅指定一位亲德的部长出任总统。

  • 1944 年 6 月 4 日,盟军解放罗马。 六周内,英美轰炸机首次轰炸德国东部的目标。

  • 1944 年 6 月 6 日,英美军队成功在法国诺曼底海滩登陆,开辟了抗击德国的“第二战场”。

  1. 1944年7月-1945年5月,Harry Osborn沉迷酒精,导致了长期胃病。并且患有失眠,整个人精神比较涣散,加班也很多,不爱出门。

  • 1944年6月30日,Harry收到Peter的来信,后者却谴责了他对于生命的不认真——意指战地记者太危险,Harry把战争当儿戏。两人感情出现裂痕。

  • 1944年7月4日,美国欢庆独立日时,Harry Osborn得知自己那与意大利黑手党勾结的父亲垮台,在逃亡过程中被盟军抓获,后吞枪自杀。

  • 其实这段时间Harry还在为Times工作,中途的战地记者任务也是由杂志社给予的,可以加薪,Harry本来想为自己和Peter的未来多攒点钱就去了,结果后来与Peter的感情出现裂痕。从欧洲战场回来后盟军的胜利在望,Harry又回到了纽约的报社继续工作。

  • 受到感情的伤害和家庭的垮台,Harry开始沉迷酒精,不规则吃药。

  • 1944年12月去百老汇看了一次剧,差点在剧院里直接痛死——戏剧表演的是英雄主义,Harry却对其恨之入骨,因为那出剧让他想起了Peter Parker。

  • 1945年2月,因为没有好好吃药导致胃病复发,Harry请了一天的假在自己的阁楼小房间里疼得死去活来。把Peter的定情信物和明信片翻出来看了一整天,还是没狠下心扔掉它们。

  • 1945年4月,Harry Osborn收到了Peter Parker的来信,内容简短,只说明了自己会在一个月后回国。如果他还没忘记他们之间的约定,就在站台见;Harry犹豫了一整天,不知道该不该去站台。

  • 1945年5月,Harry Osborn与Peter Parker在站台相见,前者因胃病复发昏倒,被送往医院。期间Peter一直陪伴在左右。

  1. 1945年6月4日,Peter得知Harry Osborn的身世和期间遭遇。

  2. 1945年6月15日,Peter的画作被纽约漫画社的主编Falica挖掘,后者向他提出了薪酬丰厚的合约。Peter答应了,从此成为支持两人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

  3. 1945年7月,Harry Osborn正式出院,被Peter接回家静养。

  4. 1945年9月,Harry Osborn与Peter Parker出版了合作的第一本小说,获得了好评。(Harry编剧,Peter排版与绘画)

  5. 1945年10月,他们在Peter的小房间里做爱,Peter向Harry求婚成功。

  6. 1945年11月,他们举行婚礼。(他们在4年前的11月相遇,也在同一个时节走向彼此,圆满人生)Harry Osborn改姓为Parker。

  7. 尾声

  • 1955年,Aunt May逝世。两人迎来十周年纪念日。And you know they have sex again.



重要知识梳理与备注


  1. 哥伦比亚法学院:In the 1920s and 30s, the law school soon became known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legal realism movement. Among the major realists affiliated with Columbia Law School were Karl Llewellyn, Felix S. Cohen and William O. Douglas.

  2. Morningside Heights 晨边高地 是美国纽约市曼哈顿西北部的一个社区,主要以拥有师范学院、巴纳德学院、哥伦比亚大学、曼哈顿音乐学校、圣约翰神明大教堂、河滨教堂和圣路加-罗斯福医院等机构而著称。晨边高地的南面是上西区,东面是晨边公园,北面是哈林区,西面是河滨公园。如果按照街道划分,则南到106街或110街,西到河滨大道,北到123街或125街,东到晨边大道或中央公园西(110街以下)。主要干道是百老汇。


  1. Legal Realism Movement 法律现实主义: Legal realism revolutionized the study of early law by shifting attention from the written law codes and legal systems to a social relations and culture based approach. This transformation can be described as law in action against law in books. The realists believed that the formalistic legal system did not sustain with the rapid changes of the societies, and more importantly, it became a burden of advancement.  Prior to the arisen of legal realism, law was viewed generally as mechanically jurisprudence. In other words, law was viewed as a complex system with sets of precise rules constructed by the legislature. The roles of judges were only to determine which relevant rules to be used and applied to the cases. Legal realists wanted to emphasize the importance of human will and fallibility both in the law making and interpretation processes. The legal realists generally wanted to replace formalism with a sensible approach towards law. In other words, they were leaning to regard law as made but not found. Therefore, law must be based on human experience, policy, and ethics, rather than formal logic. In addition, legal principles are not inherent in some universal, timeless logical system. They are social constructsdesigned by people in specific historical and social contexts for specific purposes to achieve specific ends. Law and legal reasoning were supposed to be parts of the way to create the form of social life. Hence, they believed the development of legal realism was necessary to reflect the realities of the altering situations. The legal realists argued that it was impossible to induce a unique set of legal rules from existing precedents. Less logic, more sociology or psychology.多感性,少理性。


  1. Legal Realism Movement Forerunners 

  • Philosophers such as John Dewey had held up empirical science as a model of all intelligent inquiry, and argued that law should be seen as a practical instrument for advancing human welfare. 1904-1930年,他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兼任教授教职。(Harry有学长曾经听过这位教授的课,很有感触。)

  • Oliver Wendell Holmes Jr.:Holmes is a towering figure in American legal thought for many reasons, but what the realists drew most from Holmes was his famous prediction theory of law, his utilitarian approach to legal reasoning, and his "realist" insistence that judges, in deciding cases, are not simply deducing legal conclusions with inexorable, machine-like logic, but are influenced by ideas of fairness, public policy, and other personal and conventional values.1902年8月11日,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提名霍姆斯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同年12月4日参议院批准了该提名。霍姆斯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直到1932年。


  1. 时代周刊(TIME):是美国最具代表性与影响力的新闻杂志,也是美国第一份用叙述体报道时事的期刊,被誉为世界史库。创立于1923年,是半个世纪多以前最先出现的新闻周刊之一,特为新的日益增长的国际读者群开设一个了解全球新闻的窗口。


  1. 那不勒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受到空袭最多的意大利城市之一。虽然那不勒斯人在意大利法西斯统治下没有反抗,但是那不勒斯是第一个反对德国军事占领的意大利城市;1943年10月1日,那不勒斯人举行起义,使自己的城市获得自由。那不勒斯新生的标志是重建了被美国空军空袭摧毁的圣嘉勒圣殿。


  1. 那不勒斯:属于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冬季温和湿润,夏季温热干燥。温和的气候和那不勒斯湾的地理丰富性,使其在罗马时期就因皇帝的度假胜地而著称。


  1. 那不勒斯:还拥有一些著名的甜点,包括色彩鲜艳的gelato(意大利手工冰淇淋),与冰淇淋类似但是水果成分较多。糕点则包括“zeppole”、“Rum baba|babà”、“sfogliatelle”和“pastiera”,最后一种是特别为复活节预备。另一种季节性的甜点是在圣诞节时食用的“struffoli”,具有蜂蜜的口感。那不勒斯还出产饮料:维苏威火山地区出产“基督的眼泪”(Lacryma Christi)和“Terzigno”等酒类。柠檬酒(limoncello,一种广受欢迎的柠檬利口酒)也来自那不勒斯。


  1. 酒类

  • 蒸馏酒:白兰地(Brandy)、伏特加(Vodka)、龙舌兰(Tequila)、威士忌(Whisky)、朗姆酒(Rum

  • 传统白兰地以葡萄为原料经过发酵、蒸馏制成的酒。现在许多白兰地也会以其他水果为原料,如苹果、樱桃等。白兰地按照等级可分为4等:特级(X.O)、优级(V.S.O.P)、一级(V.O)和二级(三星和V.S)常见喝法:纯饮;加冰饮;加茶饮。常见品牌:Hennessy轩尼诗、Hine御鹿、Larsen拉珊、Remy Martin人头马、Louis。

  • 龙舌兰原产于墨西哥,是墨西哥的国宝也是其酒文化的灵魂。龙舌兰原料十分特殊—龙舌兰,一种仙人掌科多肉植物。龙舌兰的发酵和蒸馏过程十分复杂,但制出来的酒确实香气突出,口感浓烈。常见喝法:干饮吸海盐末;辣椒干、柠檬干佐酒;作为基酒调制鸡尾酒如墨西哥日出(Tequila Sunrise)、玛格丽特(Margarite)。常见品牌:凯尔弗(Cuervo)、斗牛士(EI Toro)、索查(Sauza)、欧雷(O1e)、玛丽亚西(Mariachi)、特基拉安乔(Tequila Aneio)。

  • 1949年,美国举行全国鸡尾酒大赛。一位洛杉矶的酒吧调酒师Jean Durasa参赛。这款鸡尾酒正是他的冠军之作。之所以命名为Margarita cocktail,是想纪念他的已故恋人Margarita。1926年,Jean Durasa去墨西哥,与Margarita相恋,墨西哥成了他们的浪漫之地。然而,有一次当两人去野外打猎时,玛格丽特中了流弹,最后倒在恋人Jean Durasa的怀中,永远离开了。于是,Jean Durasa就用墨西哥的国酒Tequila为鸡尾酒的基酒,用柠檬汁的酸味代表心中的酸楚,用盐霜意喻怀念的泪水。如今,Margarita在世界酒吧流行的同时,也成为Tequila的代表鸡尾酒

  • 威士忌是一种由大麦、小麦、黑麦、玉米等谷物为原料酿制,在橡木桶中陈酿多年后,调配成43度左右的烈性蒸馏酒。英国人称之为“生命之水”。按照产地可以分为:苏格兰威士忌、爱尔兰威士忌、美国威士忌和加拿大威士忌四大类。常见喝法:纯饮;加冰块饮用;作为基酒调制鸡尾酒如曼哈顿(Manhattan)、百万富翁(Millionaire)常见品牌:芝华士(Chivas Regal)、约翰•詹姆森(John Jameson)、吉姆•比姆(Jim Beam)、杰克丹尼(Jack Daniel’s)、皇冠(Crown Royal)。

  • 香槟酒(Champagne)是一种富含二氧化碳的起泡白葡萄酒。这里要注意的是,上面我们提到的红酒并不等于葡萄酒,不起泡的葡萄酒分为白葡萄酒、红酒和玫瑰酒;而起泡的葡萄酒最典型的就是香槟酒/莫斯卡托(Moscato)了。香槟上有时会有这样的字样Blanc de Blanc这是代表该香槟是完全使用白葡萄(霞多丽Chardonnay) 酿造;Blanc de Noir代表该香槟完全使用黑葡萄(黑比诺和莫尼耶比诺)一起或者单独酿造的白色香槟。常用喝法:纯饮。常见品牌:霍克(Sparkling Hock),利富罗美(Sparkling Liebfraumilch),莫泽尔(Sparkling Moselle)等。其出口国外的产品通常被称为塞克特(Sekt)。

  • 发酵酒:葡萄酒(Wine)、水果酒、啤酒、米酒


  1. 香水这个词,从拉丁文"per fumum”衍生而来,意思是”穿透烟雾"。

  • 20年代的女性是浪漫的典范,她们从有限的选择中选取富有女性韵味的花香香气来展示自己的魅力。随着时代的演进,妇女走向社会拓宽了眼界,于是香水的香味少了几分浓郁甜美,混合了干苔温謦古雅的香气。

  • 40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明显地影响了香水生产,法属印度和东印度群岛及香料供应国因为战争而中断生产,因而刺激起商人自制香料。战争把妇女也同样地拖入噩梦,美国妇女争购香水送给赴前线的亲人,期盼前方来信中的香味儿,带给对方存在的感觉。战后,香水业迅速发展,新鲜的花香给饱受战争之苦的人们以深情的慰藉。尼娜.里奇(Nina Ricci)的香水比翼双飞(L'Air du Temps)仿佛送给人一束晨露中摘取的鲜花。

  • 1920年,威廉姆.普欧彻(William Poucher)用100为基数来界定香料的易挥发性,这意味着挥发越快的香型就越适合做前调的头香。比如橘(最易挥发的香味之一)、薄荷、佛手柑、含羞草就排在名单的前几位。而持久性好的香型如龙涎香、香油、岩蔷薇、橡树苔、乳香、檀香、香根、广藿香等,就通常被用做尾调的末香。 

  • 香料的分类,目前也就做到了这种程度。多年来,人们觉得对各种香型做些粗略的描述反而简单明了。通常的描述包括琥珀香型、木香型、芳香型、皮革香型、厥香型、柏香型、柑橘香型、松香型、干香型、结晶型、土香型、花香型、、烟香型、果香型、甜香型、辛香型、闪香型、烟草香型、草香型、干草香型、青草香型、浓香型、淡香型、海味香型、金属香型、凉香型、藓香型、醛香型、大洋香型、健康香型和木香型等

  • 浓香水(Perfume) 香精浓缩度最高,含量在18~25%左右,所用乙醇浓度在60~95%之间。香味浓郁、持久,可使余香绵飘四方。由于香精由少则数十种,多则数百种香料配制而成,因此,价格昂贵。建议用于脉搏活跃的部位,如手腕、膝后、颈部。 

  • 香水(Eau de Parfum) 香精浓度在12~18%间。香气 比Perfume清淡,但较Eau de Toilette浓郁。 

  • 淡香水(Eau de Toilette) 又叫盥用水。香精含量在5~12%之间,所用乙醇浓度在75~90%之间。比Eau de Parfum清淡,给人更清爽的印象,是适用于全身的理想香水。 

  • 科隆香水(Eau de Cologne) 即古龙水。香精含量在3~5%之间,所用乙醇浓度在60~75%之间。

  •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调香师更强调香水的香气主题及感情色彩,不但从大自然中得到广泛的香气题材,而且从实际印象出发充分发挥想象力,表现事物、记忆、感情。如"香奈尔五号"(Chanel No.5,1921年生产),"惊奇"(Shocking,1935年生产),"我的印记"(Ma Griffe,1944年生产)。从近期的调香创拟来看,偏于”表现派"和"真实派"的融合,打开香水瓶人们宛如在花丛中散步,香气极为优雅、接近天然花香,给人无限遐想,与人们追求华美、自然、个性浑为一体。

  • 香水重要分调

  • 前味(或叫前调、头调、头香、初香)包含了香水中最容易挥发的成分,指在香水喷、擦后最初辨嗅到的香气,即人们首先感受到的香气特征。它只能维持很短时间,也许是几分钟,作用是给人最初的整体印象,吸引注意力。 

  • 中味(或叫中调、核心调、体香),紧随前味出现,散发出香水的主体香味。是香水开始和你特有的皮肤上的化学物质(如同每一个人特有的指纹)融合时,幽幽弥漫出的香味,这是香水的主要香气特征,能在较长时间保持稳定和一致。它体现一款香水最主要的香型,一般要维持最少4个小时。 

  • 后味(或叫尾调、后调、末香、底香、基香、深调、体香调、逸香、散香)是香味最持久的部分,也就是挥发最慢的部分,留香的持久使它成为整款香水的总结部分。后味可以维持一天或者更长,有的香水,其后味可残留数日乃至数十日。 

  • 香水产品:

  • English Oak & Hazelnut 英国橡树与榛果-前调:绿榛子 中调:雪松 基调:橡木

  • English Oak & Redcurrant  英国橡树与红醋栗-前调:红醋栗 中调:玫瑰 基调:橡木 

  • 154:一款包含着祖马龙所有过往故事的香氛,芳香中仿佛流露出柑橘、西柚、薰衣草、罗勒、肉豆蔻与香根草所编织的过往历程,静静带入思绪后,恰似心海中炸开了一片花海,魂见一帘幽梦。【香调】:木质调【前调】:佛手橘、葡萄柚、柑橘【中调】:薰衣草、罗勒、豆蔻【后调】:香根草、广藿香、麝香、香草

  • Velvet Rose&Oud 丝绒玫瑰与乌木:大马士革玫瑰,乌木,丁香等浓郁花香与木质清香完美柔和,一展撩人芳香。徽章:花香调 香调:丁香 紫罗兰 大马士革玫瑰 沉香木

  • Dark Amber&Ginger Lily黑琥珀与姜百合:顺滑的乳香檀木贯穿始末,低调优雅。香调:黑豆蔻,生姜,茉莉,檀香

  • 英国梨与小苍兰:前调:蜜瓜,梨 中调:白色小苍兰,玫瑰 后调:广藿香,麝香。梨与白话的组合就是清冽里透露着甜美,甜美中暗含着知性,有气质而不做作。

 

 


最后的最后,或许我会为这个故事划上一个完整的句号,或许不会。


当伤痛被光阴蚕食,若你仍于此地寻见我的影子,那便让这一切成为冥冥之中的结局。


(若有意向取走这个脑洞及剧情的作者,请注明原出处即可,并在作品完成后与我分享)


END

评论(7)
热度(61)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