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our fragile love.
致我们脆弱的爱

极致的美丽是原罪 (戴涵涵个人向/全文赞美!)

#赞美Dane Dehaan的一切

#他的美好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极致的美丽,就是有令人为他甘愿赴死的魔力,还前仆后继。


有一种美好,令人神魂颠倒——仿佛枯死的水仙倒映在千泉宫喷泉的影子中时隐时现,朦胧而又静谧,迷茫且彷徨。那些零散的片段重叠又散去,荡开了清浅的水纹。冬日过后的拂晓破开的第一条缝隙,曾经冰封的爱恨都在时间的倾注中缓慢而优雅地流淌,穿破背叛与仇恨,坠入灰蓝色瞳孔的无尽深渊。


原来迷途也可以如此荒谬而美妙。修整到位的圆润指尖所夹的烟卷亮着从阿波罗的马车上滚落人间时擦过的火花,淡如大马士革玫瑰的薄唇自然地吞云吐雾——乳白的雾霭如阁楼窗台旁打翻的瓷器,在模糊的光线里折射出诡异的倒影:“垮掉的一代”以沉默来代替死亡的悲哀,以文字来超度不存在的生命。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而那明亮的幻觉在伊甸园的草地中闪现,最后掉落入群星的归宿——那拖尾的幽暗彗星,造就了眉峰的痕迹。倘使情爱纠葛,双睫落下的只是天鹅般的羽翅,宇宙浩瀚也毫发无损那骄纵的孤独。所有不可一世的作态,都只是苍白肤浅的陪衬;赞颂主与堕落的驳论,在诸神与群魔的混乱中成为卖弄的资本,打破那些无辜而完整的灵魂。掉落神坛的天之骄子,却成了虚伪现世唯一的“人”:如此讽刺而黑暗,不输地狱的判词。


惺惺作态的架势却散发着雪松与琥珀的馥奇香调,慵懒地弥漫出一封奥林匹斯众神的邀约——而觥筹交错的酒色无法治愈那副精美皮囊之下的郁郁寡欢,反倒是云雾缭绕的飞雪平添了一尘不染的惆怅与遗憾。温软低沉的嗓音,带了一丝沙哑,像极了那被玫瑰刺穿心脏而死的夜莺。以放纵来取代苦闷,以混乱来漠视纠缠;如握笔那样握刀,如耳边厮磨那般倾听遗言。


众生为你倾狂,你却吝啬于走下遥不可及的神坛。极致的美丽是令人欲罢不能的原罪,而总是有人为你前仆后继而心甘情愿地赎罪。


所以你放纵死亡,还笑得别样猖狂。




END

评论(5)
热度(94)
  1. 饮鸩Asteria 转载了此文字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