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左,你在右。

暮春之恋/El amor de primavera tardía (芭蕾梗/甜)

简介:二战期间,美国芭蕾舞团滞留于意大利米兰著名的斯卡拉歌剧院。意大利军官Spock在因为偶然机会观看了芭蕾舞团男首席Kirk的演出,顿时暗生情愫。然而没有人知道Kirk是如何答应他的请求的——那是他们第一次约会。


全程高糖,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迟到的七夕甜饼)


*以下正文:

占据了化妆室的祖母绿花簇和纯金枝叶在镁光灯下任暗流涌动的情愫弥漫,受人纷至沓来的斯卡拉歌大剧院即使是在谢幕之后也有挥之不去的依稀噤声。美国芭蕾舞剧院舞团的明珠,天才男演员James. T. Kirk正慵懒地倚靠在尺寸刚好的柳木安乐椅上悠然地舒展着腰身,嘴里叼着的烫金花纹的信封有被拆开的火漆印,灵巧的指关节将掌中的信件反复把玩,深蓝的眼眸却被漂亮的字迹晃得茫然无措。


在淡紫芳香的阴暗里,有沉睡的池塘深处淹死的奥菲利亚,在马尾藻与睡莲的哀悼里迈向不可避免的死亡;他感到意识深处的那条河流开始破冰,些许未知的歌声碎片弥漫开来,像加勒比海湾地区的海妖传说,一道惊恐从他的心口划过。


信中的人向他发出了约会的邀请,时间是次日午后三点,地点是Villa d’Este——位于罗马的千泉宫。


船将水面锋利而精准地破开,细流轻扰着雾气,死亡与爱情都在一晃而逝的黎明中幻灭。无论是上流权贵还是无名之士,他想要索取的是灵魂的温存,而不是物质的灰烬;于是Kirk开始用修长的食指拽住透露着茉莉花香的信纸一角,用唇齿一点点将这条邀请给撕扯成满天星大小的碎屑,像在外力冲击下支离破碎的雪花球瞬间布满了整个空间。



*

他就靠在第三节车厢右侧走廊角落处的皮革软座里,麻木地听着空荡的车厢里回响的风声。前去赴约的意义早已无从于流逝的分秒中知晓,六小时灌注的平静足以让他的意识往极其遥远的方向回溯。揭示着到站地点为罗马的声音终于令他从一种莫名的等待中解放,像是熬完了近百年的等待后——练功房的红木地板迸发出沉闷的,剧本书页与微微翘起的粗糙木板的撞击声。


三月初的罗马洋溢着春之女神的赐福,盛放的花簇在午后粉尘般的朦胧光线里愈显捉摸不透的形态,坐落于蒂沃利的庄园由红衣主教委托意大利著名的风格主义建筑师改造完成:整座以方形为基准的花园被穿梭其中的幽然小径分为八个部分,所到之处皆布置有精巧的喷泉,以及位于底层的水风琴。Kirk正沉沦于初春的洗礼,一缕碎发挂在他的耳垂旁,迷蒙的水雾将他的眼神推向了迷离——正如埃克斯穆尔漫长暗夜中不时隐现的星辰,浩瀚又迷离,近在咫尺却不可琢磨。他浅金的发丝上有律动的光影,浅笑的酒窝里绽放着花的独语,透露出干净而清冽的气息。


冥冥之中有人向他走来,正如命运的摆钟缓缓敲响,Kirk认为自己在此时此刻急切地需要一颗治疗头疼的鼠尾草,好让他在旋转交织的光线中初尝苦涩而保持难得的清醒,空气中纤薄的芬芳令他那不着边际的幻想顷刻即灭。


那个人没有责怪Kirk的迟到。


“考虑到罗马和米兰的地理距离,我应该派人去开车接你,我很抱歉。” 


对方有着意大利混美式的口音,却一如舒缓的水流,轻柔地抚平一切伤痕,后者只是表示理解地微微颔首。绿地两旁精致的喷泉雕塑有着令人为之赞叹的曲线设计,正如汨汨的水流所藏匿的玫瑰馨香般暗藏玄机。


“我很感谢您对演出的认可,Spock先生。” 


实际上有一团类似超新星般的巨大能量团瞬时在Kirk的脑袋里炸开,无从安放的话题令他感到凝结在这座花园清冷的寂静里,尴尬的对话内容令他想要下意识地以光速逃离其中,然而对上他的只是对方的一双焦糖色的眼睛——这令他想起了那家卖甜甜圈的咖啡馆里两美元十六分就能捧在手心的热可可。


“你十分风趣,Kirk先生。如果你已经过目了我的信,那么就应该对我的心意略有所知。”


Spock突然停住了脚步,令在一旁与其步履并进的Kirk感受到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有白色的巨大海鸟因飓风而撞死在大西洋沿岸港口停泊船只的蜡黄色帆布上的影像浮现,而他通过意识的灯塔却只能捕捉到一片漆黑而令人无所适从的冰冷浪潮。


“我对于那些西欧王侯的风流韵事没有兴趣。”


“你是否对我存在错误解读,Kirk先生?”


“你是个军人,还是个军官!”


那根透明水底之下的琴弦断了,正如Kirk戛然而止的意识般——当Spock将自己的唇贴上他的时候,感觉像是漂在一条河上,有粉白交纵的苹果花从枝丫掉落,甜美甘醇的淡香充斥着鼻腔,微醺的光线扫过嘴角,微拂的醇风在耳畔如情人般的低语。


“我还能见到你吗?” 


在Kirk逃离的前一秒,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听清了对方的问句。在Spock第二次对Kirk表达他的爱意时,后者正靠着一颗白桦树,认真地数着满地丝绒的鹅黄色野花,并适时地提出了一个要求。


“下个月在剧院,我有一出新剧要出演,但至今我都无法正确地处理舞蹈感情。如果你能帮助我,我就答应你的请求。” 


“哪一出剧目?”


“天鹅湖。”


随即他环住了Kirk柔软的腰肢,温热的体表触感令指尖的感官细胞瞬间如触电般兴奋,他用低沉却富有磁性的嗓音诉说着,像个虔诚的修道士。


“如果作为王子的你想要演好这出剧,那么你应该从女演员的角度去感受这一切。” 


他抬起手去梳理Kirk散落的一缕发丝,后者下意识地睁眼,纤长的双睫为深邃的眼窝蒙上一层阴影,黯蓝的瞳色怔怔地盯着,其中有深不可测的浮冰涌动。 尽管犹豫不决,Kirk还是顺从地闭上了眼,手却不安分地去拽Spock袖口上的白色扣子以示无处安放的紧张,后者却开始背诵拜伦的一首诗:


And slowly read


“*Battement tendu(擦地)”


Kirk下意识地念出动作的法语名称,优秀的专业素养使得他优美的腿部线条在分秒之间显现出来,仿佛文艺复兴时期大卫雕塑的身韵寄存在了这具躯体上,半圆弧的白皙手肘随着一侧臂膀向外开拓的动作而无限拉长,而纤细的指尖只是向远处的浩渺湖泊倾诉无声的告白。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Pirouette (旋转)” 


他开始巧妙地绕过Spock的手臂,右腿灵巧地缠上后者,彼此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滚烫洒落的呼吸都被捕捉地一干二净——然而他向前微小地迈步,紧绷的脚背凸显出的深厚功底足以令每一个动作都完成地干净而利落,他深呼吸而微蹲,随即盯准了一处郁金香丛而旋转起来。每一起落,都是纯粹而不加修饰的美感。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Sissonne ouverte (控腿跳)” 


当他再一次回到Spock的怀抱时,Kirk任由自已柔软的手腕被后者所摆弄,紧贴身体一侧的左腿开始为右腿的弹跳所蓄力,漂亮而恰到好处的肌肉使得他能在最短时间内以良好状态完成这项动作。他下意识地挺胸,背脊处修长的蝴蝶谷在汗水浸湿的衣衫忽隐忽现,别有一番风情。收腹,提胯,当他将向后延伸而高高跳起的右后腿如指针般控制在空中时,他优美的双臂如迷失的蝴蝶般捕捉着Spock的指尖——正如天鹅在湖畔与王子的缠绵。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Grand Jete (大跳)” 


Kirk完全脱离了Spock,他修长的指尖在触碰到昏暗云雾的那一刻迸发出灼目的光。当他向着五点钟方向斜线迈步而去时,他稳住了自己的气息,在四十五度角处蓄力而跳,修长的双腿在泛着红石榴香味的甜腻空气中跳出了一道划破寂静的漂亮弧度,连脚尖处的开绷直立都被赋予灵魂于其中。仿佛此时脚下的绿地早已成为了木质地板的舞台,迸发出咯吱的微小隔阂声,木板与钉子间摩擦撞击的干燥,还有立起又落下周而复始的舞步。


一舞完毕,Spock准确地将Kirk的腰际一把搂回了自己的怀中,那双焦糖色的双瞳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斜射的光线灵巧地绕过Spock缜密的发丝,额角自然垂下的几缕黑发在暮春里扑棱着被风吹起——像准备迁徙的反季候鸟。出乎意料的是,后者随即脱下舞蹈软鞋,洒脱地扔向了一旁绿意翁然的大片草甸中去,然后一个快步上前——在Spock的脸颊上措不及防地留下了一个殷红的唇印。


“所以,Kirk先生,你是否会重新考虑我的提议?” 


“答案是肯定的,Spock先生。”


El amor de primavera tard tardía


暮春之际,有人死于战场,有人重生于爱。



PS:解释一下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看过我另一篇二战AU对话体《闭嘴》的小伙伴们应该知道那篇文就是个BE...顺便打个广告,想看的这里链接:http://asteria16.lofter.com/post/1d0ef056_de34c4f

所以这篇文的设定背景和那篇文也比较相似,但是在这个宇宙,战争这场复仇的灾难无法伤害到他们。

碎碎念时间开始了:这篇真的爆肝了...想要写出那种美感所以每个词拿捏好久到最后差点摔键盘(因为喉咙很痛),但是最后自己还是没能写出理想中的美感,加上最近特别累所以这篇真的写的比我预计的要短太多了。有人之前问我这篇文会不会是BE,其实我内心是有一点小挣扎的,毕竟觉得这个故事如果展开来写肯定可以有很多发挥空间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啊摔锅!

希望以后能为这篇多写点衍生和番外吧o(´^`)o 我真是废柴极了。

谢谢每一个阅读到这里的你,如果喜欢请记得小红心小蓝手呀❤️欢迎评论勾搭




评论(13)
热度(105)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