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our fragile love.
致我们脆弱的爱

SK/La seine塞纳河 (5)

简介:

James. T. Kirk,是拥有美国陆军上校和第三政权国防军少尉的双重身份的联邦间谍。为了保护军中因一次炮弹袭击而牺牲的军医McCovy的女儿Joanna而开枪射杀了企图性侵她的法国战俘Gary。因为在场证据不足以充分证明Gary有性侵她的意图,导致Kirk以违反日内瓦公约的战争罪罪名而面临着军事法庭审判。Kirk的律师Spock在协助他的过程中与其产生了微妙的感情,而Spock希望Kirk能够保守地作出退让以获取最少的牢狱时间——坚持自己无罪的Kirk拒绝了这项要求,选择在冬日里跳进冰冷的塞纳河。


上一章:http://asteria16.lofter.com/post/1d0ef056_10b3dae2


以下正文


*


“刚刚接到通知,你与Kirk的下次咨询会改期了——他们给出的理由是Kirk病了,为了防止传染需要隔离健康人士。” Nyota放下了酒店客房内置的听筒,一脸迟疑地盯着坐在斜对面木桌上翻看文件档案的Spock。


“病了?” Spock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放下了手中的纸笔,下意识地推了推滑落鼻翼的镜框。他踌躇着起身,而Nyota早已端着杯热咖啡来到了他的桌前,开始悉心整理散漫堆砌的文件。


“Spock,你若是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你就应该去看看Kirk。” 她话中隐藏的含义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但他仍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核实一些真相,在法学院的那几年并没有教会他感性行事,而是逻辑主导因果关系。


“Nyota,我仍觉得如此冒然去打破他们的建议是不合逻辑的。”


“你以为他们会怎么做?Spock,他们希望尽量拖延开庭时间,因为他们并不希望Kirk能撑到开庭的那一天,或者说,这也不是他们所重视的点。若是更多的时间并不能令你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来为Kirk辩护,那么这些就是无谓的浪费,未来的你若是回头看,你将会唾弃你自己,Spock。”


“你觉得最坏的情况是什么,Nyota?”


她娴熟地将所有文件一丝不苟地整理好,悉数放入一份牛皮纸质的文件袋中,白色的封带细线在她的指尖下飞速地转着圈,一只漂亮的结绳代表一切都安放妥当。这时Nyota才缓缓开口:“Kirk的医疗报告明晚就会到我的手上,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去看看他。”


“但他们明令禁止我们与Kirk接触。” Spock抿了一口已经凉掉的咖啡,取下眼镜后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我想你大概是忘记了我是从哪里出来的,” Nyota几乎是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卫生球,“果然你们这些文绉绉的书生想事情永远只有一根筋——虽然我已经被FBI调来秘密协查此事,我的人脉关系还在。对方的人里有我们的眼线,除了狱所还有医院,混进去简直易如反掌——而问题是,你愿不愿意这么做。”


她踩着高跟鞋呈一条直线走了出去,留下Spock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沉思。


**


Pike上将曾经感到异常惊讶——就在Kirk精准无差地背出一些Wilde的语录后。“我从未想象过我亲自挑选出来的特务居然对英国唯美主义文学也有所学问,参军前你是个文学生?”


“不,长官。我只是喜欢往镇上唯一的书店去;那里有公共的免费图书供我阅读,但我从未考虑将它们带回家。” Kirk如实回答。


“为什么不呢?”


“我母亲的补贴金不足以支持我购买图书。”


“你想过拥有它们全部吗?”


“没有,长官。”


“为什么呢?”


“*No man is rich enough to buy back his own past.”


***


寒冷。


人们曾经探讨过Robert Scott的南极探险队事迹——他是一个勇者,所以生来孤独,以至于只有风雪为他送行吊唁。


仿佛身体被密封在了不透气的冰层中,连触觉神经都逐渐迟缓。


你想成为像Scott一样的战士吗,Jim?


我觉得他很了不起,妈妈。可是我太冷了


勇士是不会惧怕寒冷的,他们无所畏惧。


仿佛咸湿的大西洋暖流涌过我的头顶。


我以为你喜欢海,因为你的眼睛就是蓝色的。


我觉得有人在我心脏的地方缝了一块冰进去。


那只是你的幻想,Jim。


虚实本身就是对立存在的,只是我分不清而已。


这不对,你可以分得清。


为什么,我快要失去意识了。


因为你还活着,Jim。


活着实在是太累了,我承受不来。



活着的人无视时间的流逝,而死去的人却将他们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算得清楚。


我活了多少天?


今天是1945年10月27日,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第24年。


这么说我已经活过父亲的岁数了。


你是否觉得这令你感到满足,Jim?


我为你感到悲哀,母亲。


我从未掩饰对你与你父亲的爱。


你的丈夫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


他是一个了不起的飞行员,Jim,他拥抱的是主与自由,而非死亡。


可是你的儿子要拥抱死亡了,Wionna,你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很抱歉不能为你付出更多,Jim。


你不必感到遗憾,母亲,你已经死了五年了。


对不起。


你应该为不必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象而感到庆幸。


Jim,妈妈永远爱你。


我曾一度认为这条漫漫长路上的所有光芒都为极寒所驱逐,原来爱也是。


TBC



*

No man is rich enough to buy back his own past. 

—— Oscar Wilde, An Ideal Husband (1895) 

无人能以财富赎买自己的曾经。



PS: 这两天心情爆炸差,这章特别短,但是下一章Spock就要溜去找叽姆同学啦。实在是抱歉,最近会加快更新,尽量在九月中旬前更新完——但写文的状态还是太重要了。这篇绝对不会坑的,至于另外的一篇太空旅客Passenger的AU我已经在填最后的坑了。各位吃BE还是HE?(其实我心里已经有数了但是还是征求一下群众的意见,没事咱还有番外不虚。


欢迎评论欢迎点小心心欢迎来找我玩( •̀∀•́ )


评论(7)
热度(27)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